沪上家长“扫书”疯狂:古诗词一买一筐!

2017年02月24日10:11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家长“扫书”疯狂:古诗词一买一筐!

上海书城设立了多个古诗词书籍专架,版本众多让人挑花眼。(陈 征)

《唐诗三百首》来一本、《全宋词》来一本、《中国古诗词鉴赏》来一本、再来一本《古代诗句名句赏析》……不一会儿,在上海书城买书的章女士已经买了一筐的古诗词书籍。章女士说,这些书都是买给正在读初中的儿子看,“陶冶陶冶,多翻翻也好!”

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热播后,各书店原本少人问津的古诗词书籍,一下子成了热销书。福州路上的一些小书店,甚至一度卖断货。

搭顺风车:古诗词书籍销量大涨,出版社抓紧印刷

这段时间,你只要走进上海书城,就能看到一楼大堂的中央位置、每层楼的转角处,林林总总摆放着不同年龄阶段的古诗词书。既有唐诗、宋词、元曲,也有某个诗人词人的独本;《三字经》、《弟子规》、四书五经等传统经典读本,也趁着这波热潮被摆放在显眼位置。

每个书摊前还有标语——“传承经典智慧妆点文化山河”“不为夺冠只为生活多一份诗意”“怎样让小孩子爱上中国诗词”等等。被这样的气氛所渲染,不少前来购书的读者都会在古诗词书籍前多停留一会。

上海书城专门负责古诗词书籍的赵店长透露,《中国诗词大会》播出后,为了应景,书城设立了多个古诗词的专架,从幼儿启蒙、青少年儿童、成人,分年龄阶段布置,销量最好的是唐诗三百首、宋词以及一些名人著作。“近一个月,古诗词书籍销量相较过去至少翻了两三倍。”赵店长高兴地说。

赵店长表示,目前上海书城古诗词书籍的库存充足,不担心热销书会断货,但小型书店则可能会出现断货、缺货。各大出版社虽抓紧印刷,但首先供应的是大型书店。

对于这波全民读诗的热潮会延续多久,赵店长表示:“我觉得至少这学期是没问题,因为现在上海中小学也在鼓励学生多读古诗词,刚开学不久,老师也会推荐这类书籍,学生会统一购买。”

跟风选购:家长在“唱独角戏”,孩子跑去看童话

昨日傍晚,记者在书城正好遇到一对母女前来购书。

女孩大约五六岁,母亲则拉着女孩说:“文文,过来看看古诗词,自己选两本。”

女孩的视线在古诗词上只停留了一会儿便说:“妈妈你帮我选吧,我看不懂。”

这位妈妈顿时提高了嗓门:“《三字经》总要读的啊!”

女孩听出了妈妈不愉快的语气,转身说:“妈妈我去看看其它书。”说完,她便跑到一旁的迪士尼读物区去了。记者发现,虽然文文没有对古诗词表现出多大兴趣,文文的妈妈还是为她选了两本书——《三字经》、《唐诗三百首》。

另一边,身穿黑色羽绒服的孙女士已经选了一筐的古诗词书籍,不仅有唐诗、宋词,还有孟子、山海经、论语译注等等。原来这些书都是给她上三年级的孩子买的。记者问:“这么多书,你孩子能看得过来吗?”孙女士严肃地说,趁现在有全民读诗热的气氛,让孩子多读一点,“能看进多少是多少,放在家里让孩子多接触接触也好”。

程先生同样选购了一筐的古诗词书籍,其中不少也是给正在读小学的孩子买的,但程先生更为理性。他告诉记者,自己本身就比较喜欢古诗词,趁着这股古诗词热潮,自己也想再多读读,准备陪着儿子一起读。

记者发现,虽然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选购,但更多的是家长在“唱独角戏”。由于迪士尼系列书籍摆放的位置和古诗词摆放的位置比较靠近,以致形成了这样的场景:一边孩子捧着迪士尼图书在津津有味地翻阅、一边家长眉头紧锁地斟酌再三为孩子选购古诗词书籍。

小店缺货:武亦姝的夺冠“秘笈”校本教材也火了

上海书城的古诗词书籍热销,其他书店同样卖得红火。

记者走访了福州路周边的文昌书店、新华书店、大众书局等中小型书店后,发现店中的古诗词书籍、古诗词课外辅导书、古诗词校本辅导教材都卖得非常好,好几家书店竟然卖断货了,销售人员正紧急沟通进书。

在文昌书店,店员发现记者在找书,便走上前询问:“请问需要什么书?”

记者回答说:“我想为孩子选几本古诗词。”

店员一听笑了。她说道:“买不到了,最近都断货了,你要么买这本,这也是最后一本了。”

说话间,她便把书递了过来。这是一本《中华古诗文阅读》,仔细一看,原来是复旦附中的校本教材,被誉为武亦姝《中国诗词大会》的夺冠“秘笈”。武亦姝在飞花令环节脱口而出的“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出自诗经中的名篇《七月》,也被收录在此校本教材中。正因为武艺姝的精彩表现,让复旦附中这本校本教材也受到家长的青睐。

“最后一本了?”记者犹豫了一下,以孩子还小、看不懂高中教材为由拒绝了。

店员此时一脸不屑地说:“这是最后一本了,你要找古诗词书,小型书店很多都断货了,如果能买到,十有八九是盗版。”(杨青霞)

(责编:严远、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