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30家农商行筹备IPO 不良率高企成最大硬伤

2017年02月20日14:41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原标题:近30家农商行筹备IPO 不良率高企成最大硬伤

  与上规模的同行相比,不良贷款率已成为绍兴瑞丰农商行、青岛农商行、江苏紫金农商行令人尴尬的“特色”。其中,青岛农商行、瑞丰农商行近四年不良率更是一直未低于“2%”,大大高于全国商业银行均值。

  银行股春季攻势愈演愈烈,农商行表现耀眼。2月17日,次新股张家港行一字涨停,报17.82元,该股已连续6个交易日涨停;江阴银行收报于16.77元,近5个交易日累计上涨51.35%。

  资本的追捧也进一步点燃了城商行的上市热情。根据证监会最新披露,截至2月9日,绍兴瑞丰农商行、青岛农商行、江苏紫金农商行处于A股IPO排队名单之中。另据统计,近30家农商行正在筹备上市事宜。

  某二线城市农商行网点负责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利率开放、金融脱媒和经济下探等各方不利因素持续挤压农商行息差收益,与高成本的债权融资相比,借力股份拓宽外源融资渠道,不失为谋求转型升级,重回稳健轨道的有效途径。

  但在火热背后,业绩下滑、坏账上升等因素也成为农商行上市道路上的阻碍。

  近30家农商行筹备中

  自2007年全球经济危机肇始前夜,A股连续十年未向城域银行开闸。去年下半年,随着“注册制”改革时机日臻成熟,IPO市场化通道渐开,A股原先紧扣的大门对中小银行也有所活络。

  农商行跃跃欲试。自去年9月以来,已有江阴农商行、无锡农商行、常熟农商行、吴江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5家农商行叩开A股大门,九台农商行今年初登陆H股。

  另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近30家农商行正在筹备上市事宜,上市地选择覆盖A股、H股和新三板。其中,皖系农商行的上市大军一马当先。继合肥科技农商行股东大会批准上市议案后,安庆、亳州、淮北、桐城、芜湖的当地农商行悉数备案并接受上市辅导。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海口农商行计划两年内在香港上市并争取两地挂牌;福建发改委印发“省重点上市后备企业”清单,上杭农商行、福清汇通农商入列;长春农商行新三板挂牌交易去年7月获得银监会备案书;喀什农商行、榆树农商行去年10月底正式递交新三板挂牌申请;今年1月,广州农商行赴香港提交IPO申请。不一而足。

  “一些经营良好的中小银行,急剧膨胀的业务规模催生以IPO补充核心资本的需求,同时也是IPO审批进度提速的缩影。”在知名互金公司银行业资深分析师看来,中小银行扎堆上市凸显了银行业日趋分化的格局。

  对于农商行而言,一方面,沐浴政策红利,资产负债表和表外业务需要扩张;另一方面,新推行的MPA考核体系都对中小银行资本金提出更高要求,适时启动IPO并拥抱股市,也是为实现修复报表,优化股权,深化经营格局,以上市标准规范操守的自强理想。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该资深分析人士直言,“上市就是一面旗帜。上市包装给人焕然一新之气,接着钱好圈,人好招,产品好卖。‘套利情结’让中小银行为抢到A股船票无所顾忌,比起港股,A股二级市场估值偏高,利用二级市场广泛吸聚社会资本,融资可以显著增加利润,继而带来规模加速扩张。”

  不良率高企成羁绊

  虽然农商行登陆资本市场热情高涨,但业绩下滑、坏账上升等因素均成为其上市道路上的阻碍,也是他们未来发展的绊脚石。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多家银行历年年报对比发现,与上规模的同行相比,不良贷款率已成为绍兴瑞丰农商行、青岛农商行、江苏紫金农商行令人尴尬的“特色”。其中,青岛农商行、瑞丰农商行近四年不良率更是一直未低于“2%”,高于全国商业银行均值。

  随后,记者还浏览了30家筹备上市的农商行最新财报发现,不良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寥寥无几。不光在打压不良率上积重难返,上市或准备上市的农商行,无论刻意粉饰与否,谈及其他关键指标也纷纷卸下“皇帝的新装”。

  某二线城市农商行零售业务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农商行成本管理机制缺失已是不争的事实,臃肿的成本蚕食薄利。

  记者梳理发现,张家港农商行2013年至2016年成本收入比节节攀高;江阴农商行招股书显示,控股的5家村镇银行2家亏损;常熟农商行参股的乡镇银行过半亏损或未有营收。不过,就排队中的三家农商行来看,财务管理水平还算可以。

  其实,部分农商行也深知自身“弱点”。比如,无锡农商行就曾坦言,在规模、盈利和抗风能力、财务透明度上都不可与大企业比肩的乡镇企业,其经营状况对政策或市场等系统性因素极为敏感,一旦中小企业借款人信用坍塌或者银行对其信用风险预判失位,这种与地方经济荣辱与共的经营模式殃及的不光是银行的资产质量。

  当然,对于农商行的未来也有业内人士较为乐观。一位经济学院研究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现今农商行前身多为农信社、农合社,长期扎根农村,并向城郊蔓延。较之大银行或城商行的涉农网点,农商行占据压倒性多数;而较之民间金融或地下金融,农商行已成为涉农产业小微授信的支柱。

  “城镇化迅速或国家扶持力度大的地带,比如长三角或成渝地区,农商行布局更为稠密,管理水平和绩效与城商行难分伯仲,甚至像重庆农商行深耕农村8年,终对当地大中型存款机构实现逆袭”。

(责编:严远、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