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委书记剑指补习班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记者.姜泓冰

2017年01月21日20: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教育不能被资本绑架,党和政府必须管!”

“教育不能被资本绑架,如果培训机构是纯粹以盈利为目的的,这样的培训市场,党和政府必须管,不管就是失职!”1月18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参加人代会闵行代表团审议时,再次以峻切的语气就教育培训市场问题表态。

韩正回应代表发言。陈正宝摄

在今年上海“两会”,韩正已是第二次谈起中小学生减负和整顿教育培训市场话题。前一次是在人代会开幕当天,1月15日下午,韩正参加浦东代表团审议。接着一位代表反映教育问题之后,他将话题转到孩子的课业负担和教育培训乱象上——

“我们教育是为了孩子,孩子的需要应该放在第一位。你们听一下家里有读小学的、读中学的、准备考试的或者不准备考试的家长的心声。大家都深深感到,孩子们太苦了。孩子们现在是最辛苦的。比家长还辛苦。孩子们的上课时间、做功课时间,远远高于大人上班时间。当然家长也很辛苦,要陪他们补习,甚至自己教孩子。”

韩正由补习班谈到社会培训机构,表示其中“有很多是误人子弟的,甚至是非法的”,教育培训市场必须整顿,必须净化。“这个市场如果政府不管,我们就对不起老百姓,对不起孩子们。”

教育监测最短的板:课业重,睡眠少

不止是上海,作为国内基础教育水平高地、教育资源相对丰富的长三角地区,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也一直是顽疾。浙江、江苏两省发布的教育质量监测报告中,最显著的短板都是学生学业负担过重和睡眠不足。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键曾在媒体访谈时历数课业负担过重对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危害,痛心疾首:“不少学生体质下降、患神经衰弱、脊柱弯曲、近视眼等疾病。一些学生在紧张、压抑的心理状态中,缺乏自信心和进取心,易产生逆反心理,甚至酿成了悲剧。”

今天上午,一位上海人大代表提到,他也是一名考生家长,每天孩子要10点半睡觉,5点起床,赶两小时作业再去上课的细节,韩正随之感慨:“教育是有规律的,教育的规律就是孩子成长、人成长的规律,一切都是为了受教育者。一个三年级孩子培训初中的内容,行么?这就是违背了规律,扰乱了教育的体系。”对于上海的教育培训市场,韩正说,“我们有很多法律,但是我们的监管是不够的,有漏洞。”他认为,有资质、符合规律、为孩子着想的机构要发展,但社会上有很多并不是这样的机构,需要净化、整顿。

教育部门“压力山大”:众多规定怎么都减不了负

喊了许多年的教育“减负”成为上海两会热门话题,引来市委书记直接关注,让上海教育部门“压力山大”。他们第一时间急急回应,表示: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一直作为重点工作在努力推进,也有一些学校“存在超课时、赶进度和走过场的情况,对学生的作业设计和作息安排也不是十分合理”。

事实上,长三角为了减负,可以用殚精竭虑来形容。作为全国教育综合改革试点地区,上海的教育部门为中小学生减负操碎了心:要求小学“零起点”教学、幼儿园不得教授小学学科内容,小学实行“等第制”,限定作业量,民办学校招生不笔试不看证书,通过第三方调查监测学校“减负增效”水平和家长、学生满意度,等等。江苏曾出台《中小学生减负十项规定》,对学生的作业量、每天活动时间、学科补习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浙江的减负通知甚至具体到叫停学校的早晚自修,确保学生每天1小时体育锻炼。

北上广深:上课外班孩子占比高达七成

对于减负,家长们是最心理纠结的群体,既心疼孩子辛苦,又担心学校教得浅、通不过名校的筛选关。校内减校外补,成了不少家庭的选择,也造就了颠扑不破的“减负”越减越“负”怪圈。

根据2016年底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2016年我国中小学辅导机构市场规模已超8000亿元。2014年,我国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约占全体在校学生总数的36.7%,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更高达70%。

中小学教育培训市场规模庞大、红火,却以中小机构为主,入行门槛低,鱼龙混杂,有卷款倒闭者,有为招揽生源发布虚假广告、虚构教师身份者,更有与某些名校利益勾连、有意助推家长的升学焦虑情绪和学生的学习压力者。教育培训机构注册标准不一、管理多头,缺少准入门槛和办学资质、教师水平审查等环节,使其长期处于“野蛮生长”状态。

韩正:“教育家必须是一批优秀的人”

看来,在多年紧抓学校校内课程减负、家长们却并没有足够“获得感”的背景下,2017年,上海要从整顿净化社会培训市场这个更多“被资本绑架”的领域着手,打击违反教育规律、破坏教育生态的片面逐利行为,让孩子们的寒暑假不再变成单调的“第三学期”了。

韩正甚至称之为需要把握的“重大问题”。家长们不了解培训机构背后的情况,是什么人在办。可怜天下父母心,每个父母都希望孩子成长得好一点,家长的愿望都是好的,是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正因为这样,我们更要对得起孩子对得起家长。只有把这个市场管好,我们的社会才能公平正义。“教育是神圣的。过去我们叫老师‘先生’,这是多么神圣的称呼。教育家必须是一批优秀的人,才能培育出更优秀的下一代。”

从管住“补习班”入手,到底能不能还多数孩子一片自然生长的“晴空”、改变一代又一代“孩子们太苦了”的老状况?2017年,我们拭目以待。(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长三角工作室出品)

(责编:潘华、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