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上海频道

《网连中国》年终报道:溯江而上·上海篇

长江入海口有块“试验田” 上海崇明生态立岛志做“龙头”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2016年12月25日19:34

他很懂鸟,3岁就跟着世代捕鸟为生的爷爷和爸爸下滩。从小听着鸟叫声,渐渐地,他便听懂了鸟的语言。不用看,只要听,他就知道头上飞过的是什么鸟,他能用竹哨模仿30多种鸟类的鸣叫声,他是上海市崇明区陈家镇八滧村村民金伟国。

崇明东滩湿地成为保护区以后,金伟国不再吹哨捕鸟,转而成了一名护鸟人。如今,金伟国的竹哨声仍常常在东滩响起。但是,他不是为自己捉鸟,而是帮助科研人员做研究。17年间,金伟国协助捕鸟、佩戴环志24000余只。

“护鸟人”金伟国(崇明区委宣传部供图)

时值初冬,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芦苇摇曳,群鸟纷飞,生机勃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是古人描绘的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面。对于坚持“生态立岛”理念、以打造世界级生态岛为目标的上海崇明而言,构建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是重要抓手,更是最大立足点。

崇明,位于长江入海口,三岛总面积一千四百多平方公里,由长江挟带下来的泥沙冲积而成,长江在这里被分为南北两支,注入东海。崇明本岛三面环江、一面临海,是世界上最大的河口冲积岛,素有“长江门户”、“东海瀛洲”的美誉。“因为有了长江,才有了冲积而成的崇明,因此崇明人对长江充满了感情,更愿意用行动的自觉来保护长江。”崇明区委书记马乐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崇明区委书记马乐声接受人民网采访

近年来,受水利工程、水域污染、过度捕捞等影响,长江的水环境日趋恶化,生物多样性持续下降。据媒体报道数据显示,我国长江沿岸约有40余万家化工企业,规模以上的排污口有6000多个,大量工业、生活废水直接排入长江。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明确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对于长江这条“黄金水道”来说,从大开发到大保护,应该怎么做?位于长江口的上海崇明,用实际行动做出了示范。

生态立岛不动摇 崇明的水出去的要比进来的好

十多年来,崇明始终牢牢坚持“生态立岛”不动摇,致力于建成具备生态环境和谐优美、资源集约节约利用、经济社会协调可持续发展等综合性特点的世界级生态岛。

今年11月中旬,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出席了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专家委员会第一次工作会议。韩正强调,崇明生态岛建设,不能只停留在崇明岛的层面上看问题,也不能只停留在上海市的层面上想问题,而要更加深入地思考崇明生态岛建设要为长三角、为国家、为世界作出什么贡献。崇明生态岛建设应当成为长三角城市群和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大保护的标杆和典范,体现生态岛建设的“中国智慧”。

崇明生态岛一隅(崇明区委宣传部供图)

11月底,上海市市长杨雄到崇明调研时指出,崇明“生态立岛”理念要真正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推进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切忌等靠要,不用扬鞭自奋蹄;切忌怕吃亏,要目光长远,紧紧抓住这一跨越式发展的重大机遇;切忌急功近利,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胸怀和定力;切忌贪大求洋,要始终坚持把生态功能放在首位,以生态工程为重点,因地制宜、分类施策,形成一整套既体现世界一流水平、又符合实际的举措办法。

对于崇明来说,马乐声认为,上海举全市之力支持生态岛建设,这是崇明的极大优势。“有了全市这个强有力的支撑,崇明要坚定不移抓推进、抓落实,一张蓝图干到底,努力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当好排头兵和先行者。”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持续厚植生态优势,把良好的生态环境作为最公平的公共产品和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多年来,崇明聚焦“水、土、林、气”等领域,重点加强生态保护和修复、生态环境综合治理等工作,环境不断得到优化。

“我们的目标是崇明的水,出去的要比进来的好。”马乐声说。但是,这样一个目标却并不容易实现,深得长江恩泽的崇明人,提出“生态建设,治水第一”,全区建成覆盖城乡的五大污水处理厂,11个集镇生活污水处理站,城镇污水处理率达83.87%;连续实施骨干河道综合整治、镇级河道治理、镇村级中小河道轮疏,全区河道水环境面貌持续改善。今后三年,崇明将在农村水利、供排水设施、海塘防汛等领域投入建设资金100亿元以上,重点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城镇地区污水处理设施提标改造、镇村级中小河道疏浚等工作。

为了实现“土净”,崇明通过种植绿肥,实施秸秆还田、轮作,推广使用高效环保农药、商品有机肥等,从源头上控制和减少了农业面源污染,维护农业生态平衡。通过与高效、科研单位合作,合理配置土地资源,推进湿地保护修复和合理开发,土壤环境质量总体达到国家一级标准。

崇明森林覆盖率达24%,是上海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地区(崇明区委宣传部供图)

崇明多年造“绿”,如今崇明森林覆盖率达24%,是上海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地区;大气环境质量常年保持在国家一级标准,空气优良天数占全年的90%以上,是天然大氧吧;经多年保护、修复,西沙湿地展示出大自然的生态奇观,东滩湿地记录到的鸟类多达290种,迁徙水鸟上百万只,成为候鸟天堂,对“地球之肾”的精心呵护,让崇明的生态基础更加夯实。

“生态+”促发展 崇明的发展理念是好不是快

据媒体报道,2009年10月底,上海长江隧桥建成通车,崇明彻底结束了1300多年的“孤岛”历史。仿佛是一夜之间,海内外企业纷至沓来。但仅隧桥开通后的短短一个月内,崇明就“拒资”十亿元。为何?

2009年10月,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桥隧结合工程——上海长江隧桥建成通车,崇明、长兴两岛与上海市区实现陆路连通。(摄影:何吉鞍)

因为在产业规划布局上,崇明严把准入关。有一个电子产品加工项目,投资规模较大,也符合崇明发展导向,但在最后一道审核防线上,发现其生产过程中有一道喷锡工序会影响环境,最后县环保局对此项目进行了“一票否决”。

建设生态岛,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更幸福的生活。那么在建设生态岛的同时,如何兼顾就业、收入等这些老百姓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呢?

马乐声说,崇明的发展理念不是快,而是好。在今天绿色消费的潮流下,崇明的生态优势积蓄了变成高附加值、高效益财富的潜力。站在“十三五”起点,崇明提出“生态引领、创新发展”的发展主线,实施“生态+”发展战略,用新思维审视和谋划生态与发展。

“生态+”,不仅可以“+”产业,也可以“+”社会建设、“+”生活方式等,“+”的内容可以根据形势变化不断更新、完善,让生态文明加快融入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

比如“生态+农业”,绿色生态是崇明农产品的金字招牌,藏红花、石斛、灵芝等名贵药材纷纷落户,猕猴桃、火龙果、奶油草莓等高档水果四季更替。崇明的农产品基本都符合绿色食品标准,“生态+”农产品让人更放心,崇明也成了上海市民放心的“菜篮子”,由此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农业方面,崇明“减麦增绿”,绿肥直接翻入土地,既“肥”了田,又杜绝了秸秆焚烧,图为翻绿入地时,鸟儿跟在车后捉虫吃。(崇明区委宣传部供图)

“生态+旅游”是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现优势转化的又一途径。崇明拥有上海“最蓝的天”“最好的空气”,美丽乡村、生态廊道、郊野公园、森林湿地、特色农产品都成了优质旅游资源。目前,崇明正全力建设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探索农业、体育、文化、健康、医疗等领域“多旅融合”发展,吸引更多游客。

协同打造“长江经济带” 三个维度推进生态岛建设

长江经济带一江同体,位于长江尾的崇明,也在协同打造“长江经济带”的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是上海对口支援的地区,位于三江源保护区。“崇明与果洛,正好分别位于长江的头部和尾部,同饮一江水。”马乐声说,近年来,崇明也加强了与青海果洛的联系,互相学习对方好的做法和理念,在协同打造“长江经济带”方面共同承担责任。

11月底,南通市党政代表团赴沪学习考察。韩正书记强调,南通和上海隔江相望,政府和民间往来都很频繁。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长江经济带、长三角城市群发展规划把长三角地区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今后,我们将按照中央的要求,进一步做好长三角城市群在规划、建设等方面的对接,推进区域合作协同发展。

位于崇明岛北端的启隆镇和海永镇,更是南通“孤悬”在崇明的两块“飞地”。如今,它俩一跃成为“无缝对接”上海的先行者。两镇在经济社会发展上几乎完全融入崇明区,水电气都来自崇明,医保卡可在崇明看病取药,镇里多半新生儿在崇明医院出生,崇明南门有到海永和启隆的公交车,居民收发快递,地址前都加上“崇明岛北”字样……有了这层地缘上的亲近,崇明与南通的联接也就更加密切。在“长江经济带”的打造上,两地共同制定生态保护的规划,并且紧抓落实。

长江口的生态湿地,已然成了鸟的天堂(摄影:黎军)

“崇明的站位必须要高,要从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长江经济带战略、全球视野这三个维度研究和推进生态岛建设。这项‘课题’做好了,崇明就不仅能享受越来越多的生态发展红利,还将为长三角、全国乃至全世界贡献生态岛建设的成果和经验。”马乐声表示,“生态岛建设要有战略定力,要有只要有利于生态保护、有利于生态建设就是发展的思想,要有‘一张蓝图干到底’的决心。我们的广大干部要认识到生态岛建设是一项长期、艰巨的系统工程,必须要有‘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胸襟,有长期的坚守,持之以恒、久久为功,不断积小胜为大胜。”

古人云: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同饮一江水、共担一份责,在当下“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下,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已成为长江沿线九省二市义不容辞的责任。(上海频道 唐小丽)

(责编:唐小丽、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