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王胜波

2016年08月05日12:40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传新:油田宣传部和市委宣传部的关系

王胜波:油田的党组织关系跟市政府是平行隶属于省委,大庆油田的党委,直接隶属于省委。

党组织关系归省委,但是业务上又归中石油领导,中石油是央企,归国资委领导。

大庆油田用老百姓的话来讲就是两个婆婆,相对来说渠道就要多一些,搞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宣传一方面借助省里的力量,另一方面借助于中石油国资委的力量。

传新:油田宣传部是如何宣传铁人精神大庆精神?

王胜波:这么多年,大庆油田在宣传方面有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石油魂”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宣讲,这个宣讲团是大庆油田的党委和中石油的思想政治工作部联合搞的,到现在为止,已经讲了473场了,中石油100多家地区级分公司,中国所有省份,包括港澳台,一些国家机关,人民大会堂啊,外企,惠普公司等等,都去讲过,每次两个宣讲员,配合多媒体进行宣讲。

2012年被纳入央企精神宣讲团,在全国各大央企都宣讲过,到过大礼堂,也到过一线,背着移动式音响,到高原到西藏,每次要讲1个小时,被全国总工会授予了“工人先锋号”的称号,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种精神的宣讲团,能讲这么多场,打算在今年做够500场,因为我们觉得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真的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财富,一定要把它宣传出去。

对内就很方便灵活,油田内部有一个铁人大讲堂,我们的定位是“员工自己的讲堂”,只要是在弘扬铁人精神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就可以上去讲,去年组织了6次。

油田现在下属三所大学,大庆师范学院、大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大庆职业学院,这些学校课程的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大庆精神是一门必修课。

传新:您是怎么理解大庆精神的?

王胜波:精神都是在一定的环境一定的条件下产生的,一般情况下都是战胜了不能战胜的困难才产生出高于一般人的意识层面的东西,反过来能够激发出人的创造力。

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也是这样,当年在大会战的时候,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第一,咱没技术,我们没有开发大油田的先例;第二,苏联又撕毁合同,60年苏联专家都撤走了。而且正好赶上三年自然灾害,职工没有粮食,大庆有一个传统是“五两保三餐”,一人一天就五两粮食,当时工人干的都是重体力劳动,大家吃不饱,饿了就喝点水,人就容易得浮肿病,60年初得浮肿病的就有4000多人,当时余秋里去医院看得浮肿病的会战工人的时候,他那个手肿的跟馒头似的,一按就是一个坑,它不起来,没有弹性,当时他也没办法,也很无奈,他眼含热泪说了一句话:“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另外一个困难,就是大庆的自然条件,夏天是雨季,冬天是严寒,大庆每年绿的时间没有光秃秃的时间长,那时候室外零下三十多度很正常,衣服都冻直了,不敲一敲根本不能走。大庆现在叫天然百湖之城,实际上我们讲就是水泡子,沼泽地特别多,当时油田开发建设各种困难。

大庆是79年才建楼房,之前都是干打垒,用黄土夯出来的,防风,大庆在60年的时候用了4个月的时间建了30万平米的干打垒,花了900万,当时要是建砖房,至少得6000万,所以现在也形成了一个精神叫“干打垒精神”,被誉为大庆艰苦创业的六个传家宝之一。

我觉得大庆精神到目前为止在大庆的职工群众当中也一直传承的很好,特别是在一线工人身上,精神如果继承弘扬的好,就变成一种文化了。精神是文化的核心,文化是精神存在的一个更高的层次。现在每年我们都在搞大庆精神再教育,通过多种方式,潜移默化地蕴含在方方面面。所以我们将大庆精神大庆红旗越到基层越红,在好多工人身上实际上已经固化成一种习惯。到现在为止,基层采油队抄的报表全用仿宋字写,每个人写得都特别规范。大庆精神为什么这么多年能够一直传承下来,就是一直在坚持。

传新:新时期怎么理解大庆精神?

王胜波:一种优秀的精神能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赋予新的内涵,重新打上新的时代印记,只有这样的精神才能传承下来,大庆精神也是在不断创新发展的。

铁人王进喜是第一代创业石油人,他是大庆精神的创造者,第二代铁人王启民是一个科研工作者,胡锦涛在大庆视察时就提出一个“三超精神”,就是超越自我,超越前人,超越权威,到现在第三代铁人李新民,勇闯海外的精神,他提出宁肯历经千难万险,也要为祖国献石油。这么多年,核心没有变,内涵在不断地丰富,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根本的东西还得坚持。所以我说大庆精神是不过时的。(姚沁文)

(责编:实习生周诺、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