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虎” 许万明:闯劲不能丢

【查看原图】
许万明
许万明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2016年08月05日12:26

参加玉门钻井队工作后,许万明一直在王进喜跟前工作,从1958年到1961年,从甘肃玉门到黑龙江大庆,对他来说,王进喜不仅仅是他的队长,他的师父,“他就好像是我们父母一样。”

“我们大庆不是专门有支歌吗,就是这么唱着呢:踏着铁人脚步走。”

1960年3月18日,王进喜带着37个人从甘肃玉门来到黑龙江大庆,那个时候,大庆还不叫大庆,火车停下的地方叫萨尔图。

王进喜带的这支钻井队在玉门的时候就已经是全国标杆队,大庆发现油田之后,王铁人带了个头,领着队伍率先来到这里。从玉门到萨尔图,途经兰州、北京、哈尔滨,坐了一个星期的火车,辗转铲车、货车,才到达这个“头顶青天脚踏草原”的人烟稀少的地方。

许万明在来大庆之前根本没想到情况是这样的,他知道钻井很苦,但是跟玉门比起来,这边没有食堂、没有宿舍,特别是没有吃的。钻井队是开展石油大会战来大庆的第一批人,设备还没到、打井的位置也没有找到、没有帐篷,刚来的几天他们住在一个马车棚里,把草铺上,身上盖着草。在确认打井位置之后,王进喜一群人住进了当地的老百姓家。

设备来了,没有吊车,没有拖拉机,王进喜说:“我们来的这37个人,就是吊车,就是拖拉机!”37个人人拉肩扛,硬是把设备都整起来。钻井需要水,井架架好了,缺水,许万明提议从老百姓家的水井接水,第二天铁人就开始动员,大家全都帮忙去端水,没有汽车,就一个接一个,一盆一盆地端过去。可是水井也没水了,老百姓吃什么,这可愁坏了王进喜,他说:“许万明你看你出的这个臭点子!”许万明也发愁,后来一个老百姓说后面有个水泡子,把冰凿开,解决了缺水的问题。

这第一口“萨55井”前前后后一共打了五天多,钻井队刚到大庆,一个是对地层不熟,一个是设备和人配合不好,所以王进喜队长就在井上待了五天五夜没有回去休息,吃饭问题好解决,睡觉他就裹着一件老羊皮,累了就休息一下。钻井队在来大庆之前就和玉门人表了态:“我们必须要把油打出来,并且不落后于其他队。”从祁连山到松辽平原,他们成功把油打了出来,“萨55井”至今还在出油。大庆的油和玉门的原油不一样,它的油发黄,有的人还尝一尝,说味道不一样,它这个气多,玉门的油黑,气小。

许万明说:“要讲大庆精神,应该先讲讲我们铁人老队长,我们大庆不是专门有支歌吗?《铁人之歌》,就是这么唱着呢:踏着铁人脚步走。那支歌一唱啊大伙就都知道大庆精神、铁人精神。”

“他就好像是我们父母一样,我曾经问过他,我说:‘你咋懂得那么多的事?’”

1958年许万明参加玉门油田的工作,“我那时候十七岁不懂事,听人家说玉门油田挣钱多,就跟上到石油去了。”当初招工过去之后,许万明也不知道自己是去钻井的,从武威到玉门,坐了8个小时的火车,一下玉门东站,王进喜就派车给他们接到钻井队去了。

从1958年到1961年,从甘肃玉门到黑龙江大庆,许万明一直在王进喜跟前。“他就好像是我们父母一样,我曾经问过他,我说‘你咋懂那么多事’,他回答说:‘许万明你又不知道了,随着年龄增长,经验就会越来越多。’”不仅仅是工作山,王进喜对队员们的生活也很关心。

1960年7月份,正是大庆油田开采的很顺利的时候,许万明的父亲去世了,家里发来急报,希望他回去丧葬父亲。那个时候从大庆到武威单程车票要27块5,等于当时许万明一个月的工资,而且路上来回也要耗上两个礼拜,王进喜劝他说:“你别回去了吧,这个地方缺人,你也缺钱。”就给许万明先发了这个月的工资,又借给他30块,那时候50块已经很多了,许万明赶紧把钱寄回去给家里的弟弟。许万明攒够了这30块,想要还给王进喜,他却不要,他说:“这是我给你的,你还给我我怎么能要啊。”直到现在,许万明都认为他自己欠了王进喜30块。

许万明跟王进喜有一个同样的爱好,那就是听秦腔,有一次王进喜让许万明去处理一件事,许万明在王进喜那听秦腔找了迷,他就说:“你别听了,你把这个留声机拿回去,拿到家里去听。”这个留声机一直陪伴许万明到晚年,到王进喜纪念馆成立的时候,他就把这个留声机捐给了纪念馆,现在陈列在纪念馆的三楼。

对许万明来说,王进喜对任何人,骂是骂、说是说、批评是批评,可是生活会帮你解决,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还会鼓励大家。那个时候住的干打垒,里面都是板房木头,冬天一冷就烧原油取暖,风又大,容易着火,有一次房子全烧了,一栋都没剩,他就鼓励大家“抬起头来,挺起腰来,完了以后再重干。”把队伍又重新组织起来。

在大庆的钻井经历中,有一次刻骨铭心的失误。打井是一次性的事情,一打到底,要求打井的斜度不能超过三度,可是许万明他们发生了失误,将斜度打到了五度,打歪了,这是严重的失误,可是,失误已经酿成,王进喜说:“要想为下一代负责,必须要填掉重来。”许万明和其他钻井工人们含着眼泪,背着水泥,亲手把自己打的井填了。许万明说:队长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是很深的,咱们现在学都学不完。

“这么冷你这个小家伙,你可真是个小老虎啊,你跳进去干啥去啊?”

许万明还有一个外号,叫“小老虎”,这个称号还是王进喜给取得,许万明现在回想起来还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1963年,许万明他们在用推土机推水池子,不小心推到了阻挡水流出的草堆,水池子的水不停地往外流,水流掉了打井怎么办?许万明也没想很多,就跳到水中,踩着把水拦住,那个时候是十月份,东北已经入冬,刺骨的水立马把许万明的腿冻伤了,王进喜队长看到了就大喊:“这么冷你这个小家伙,你可真是个小老虎,你跳进去干啥呀!”

后来在集中选队长的时候,王进喜就说:“你们就选我小老虎。”这回大伙儿都知道许万明就是“小老虎”了,一直到现在,还有一些当时的老人管他叫“小老虎”。许万明说:“队长对我那么关心,那么热心,我没有什么原因不好好干啊。”

王进喜和许万明那一代人,已经把个人利益抛在一旁,在苏联人卡住我们脖子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国家和人民。在第一口油田顺利出油,第二口井井喷被压住之后,王进喜一看大好形势,就说:同志们,宁肯少活二十岁,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因为长期过度劳累,他在47岁的时候去世,许万明说:“他就少活了二十年,他已经去世了,我们时时都在惦念,就是路上或者是哪里想着,我们还在一起。”

在王进喜的心目中,第一个信仰是共产党,第二个就是民族,为民族争气,他不爱吃,也不爱穿,一心一意承担着拿下油田的责任。“要是现在的大庆精神也像王进喜那个时候一样,咱们也不至于出现像现在贪污受贿这样的事情,这在我们那一代从没有这种情况。”许万明说,“因为我们老了,那个时候苦我们已经受了很多苦,我们再不能叫下一代人或者这一代人再受那个苦啊,但这个精神不能丢掉啊,就是当时我们那个闯劲,没有东西可以自己闯啊,没有吊车我们可以人拉肩扛,可以闯啊,可以动脑子啊,现在的人就需要这个,这个精神不能丢,闯劲不能丢。”

现在,每年许万明队上的老同志都会聚在一起,今年四月份,将会迎来他们又一次地相聚。(姚沁文)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周诺、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