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会战工人李庆刚:铁人精神就是拼搏和智慧

【查看原图】
李庆刚夫妇
李庆刚夫妇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2016年08月05日12:18

1959年松基三井出油,随后位于大庆长垣上的另一个高点处的葡7井出油,表明这是一个含油面积很大的油田。于是1960年2月石油工业部党组扩大会议决定、经中共中央批准,在大庆开展石油大会战。1960年3月份到5月份,4万多人的石油会战队伍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一下子集中到荒芜人烟的大草原上。

退伍分配到大庆

当年退伍的3万名解放军战士和3000名转业军官,分别从沈阳部队、南京部队和济南部队来到大庆,参加石油会战。

李庆刚就是那三万分之一,1960年5月,从吉林通化五军区三十八军退伍后,他们一军一千五六百人被分配去云南种香蕉,都是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从没出过远门的他们对未知的明天充满了好奇和担忧。

但是睡一宿觉第二天早上起来,电话响了,“国务院总理发令啦!你们不上那去了,你们这批转业的去哈尔滨,哈尔滨出石油了!”那时候李庆刚也不知道石油是什么,他寻思是让他们把矿石拉回来在炼油炉里炼出油来。

等火车把他们拉到萨尔图火车站的时候,他们看着茫茫的大破荒野垫子,才知道出油的地方是在哈尔滨西北方向一百公里以外的萨尔图地区,才知道要采的油田叫大庆油田,才知道原来石油是在地底下要靠打井把它抽出来。

刚到大庆的日子

1960年的萨尔图地区,草原一片,人烟稀少。“萨尔图火车站不大点儿的火车站,那是万人大聚会,多少人都在一个地方,不管哪个单位那个时候也没单位呀,也没个领导,一晃一来,都奔那去了。”刚去的时候,大家什么都不懂,任务分配下去就各干各的活。

第一步是要修路,不修路根本寸步难行。萨尔图地区是典型的盐碱地,地上的荒草一堆一堆的,再加上5月份开春之后地面解冻,脚一踩就立马陷下去,“没啥底似的”,大概要往下挖八九十公分。李庆刚会开车,负责运送东西,有一次,他开着从西北运来的解放牌旧压路机去运石油,那车后面带的滚筒都有两吨重,开车走草坪的时候就被困在了盐碱地里。

等到9月份的时候,因为人多,物质方面跟不上,粮食也定量分配,开车的一个月37斤粮,干部是25斤半,对于整天干活的工人来说这点粮根本不够,最困难的时候吃大麦面,吃得胀肚子,“都受不了,但是能吃饱都不错了”。

冬天是最难熬的时候,冰天雪地,没办法,大家都挤在帐篷里,也没有床,每个人都带着部队发的随身床,一展开躺下就睡。帐篷中间搭了火墙,挖出来的油不经过任何加工就放进去烧,一烧,油味儿特别重,烟都散不出去,“熏得鼻子眼儿都是黑的”。而且1960年的雨季特别长,天天下雨,李庆刚在睡梦中感觉身下一片冰凉,低头一看水已经淹到帐篷中来了。

冬天发的衣服都是一道一道的,上面印着“农垦”两个字,“为啥缝道呢!他干活,只破一点点,不会坏一大片。”李庆刚穿这个衣服回家的时候,还曾经被当成东北劳改犯抓起来,当时大庆油田出石油的消息没有传播出去,老百姓都不知道大庆油田正在挖油,打电话到大庆管理局确认身份之后才被放出来。

家属共同到大庆

到1961年开春,随着石油大会战的展开,一批职工家属来到大庆,帮助做好石油工人的后勤保障工作。李庆刚的妻子程澍芳就在这个时候从老家辽宁锦州来到了大庆,刚来的时候,一点儿也不习惯,一天就半两粮,也吃不饱。

她来了之后,看到工人带着家属都在脱坯盖房子,也加入了盖房子的队伍,工人和家属正在自己动手造“干打垒”,这是一种北方农村用最简便的用土作原料砌起来的房子,一层土一层草地夯起来,跟帐篷比起来暖和许多而且下雨也不怕进水,“干打垒可暖和了!”

钻井指挥部一面把家属组织起来学习,一面组织家属大搞积肥活动。“我刚来的时候和许多家属一起给干活呗!就和农村一样种大地,产地刨粪,什么都干。”程澍芳说。那个时候把家属分成三个大队,她所在的大队负责的任务是去掏粪,大家带着口罩,把粪掏出来之后挠在一起,一块一块地给庄稼施肥,因为味道很重,每天回到家的时候身上都是大粪的味道,“在农村的时候还没挠过大粪呢!”后来,程澍芳调到了弄工作服的被子厂。

消防队的紧张生活

那个时候,由于大家对石油的性能都不了解,但是还是用它来供暖,就经常发生火灾。食堂也烧油,火墙子也烧油,有的火墙子都给鼓爆了,有的人做着饭就烧起来了,尤其是过年过节,食堂特别容易着火。1962年,消防队很缺人,李庆刚因为会开车,就被调到了消防队去当司机。

消防队的工作比较紧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要有人待命,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火灾。晚上睡觉,消防员们都挤在一张大床上,一个个挨着睡觉,只要警报电铃一响,立马穿上靴子、提了裤子就走。为了不让消防车的发动机冻上打不着火,暖气都放在车底下烤着发电机,李庆刚坐上驾驶舱,拧开钥匙,用脚踩才能发动车子。“那个时候我出洋相,我一上去来不及,裤子系不上了,提着裤子上去的,上去就呜呜开车跑,开车后到着火的地方,那时候着火的太多了。” 下车之后,还是没有时间系裤子,反正是晚上,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拉着水泵,就那么灭火。

李庆刚作为司机更为紧张,司机必须要熟悉道路,每一块儿管辖区都要了解地清清楚楚,家属区在哪儿?医院在哪儿?从哪里进哪里出?哪条路最快?万一跑错了,那就是要犯大错误。李庆刚回忆道:“消防队很紧张,消防队一天脑袋绷着。”一直到1970年,李庆刚37岁,觉得年纪大了,手脚也不够利索,跟不上了,就主动退到采油单位去了。

学习精神和智慧

讲到王进喜,李庆刚和程澍芳虽然没有跟他直接共事过,但是对他还是有深深的感情,“王铁人可没享福,一点福也没享到。那个时候只关心打井,他是大老粗,就是硬干,说话什么的没什么水平,他怀着感恩的心,是共产党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给他带到民主社会主义,他是有条件也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上。”

现在,李庆刚和程澍芳都已经80岁了,早已经不住当年的干打垒,早已经不吃当年涨肚的大麦面,回忆起半个世纪前发生的事情,他们仍旧能够侃侃而谈,因为对他们来说,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铁人精神不仅仅是铁人王进喜的精神,更是从每一个老会战战士们身上展现出来的精神。

虽然那个时代过去了,但是李庆刚说:铁人精神永远不会过时,现在的人就需要拼搏,你要是不拼搏到哪都不行,王进喜就拼啊对不对?现在年轻人也得拼啊,你不管私企也好公企也好,你得拼。现在年轻人不仅仅要学知识,还要有智慧,学铁人精神不是学他蛮干的精神,而是拼搏的精神。(姚沁文)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周诺、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