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1205钻井队队长赵明涛:邂逅油城十五年

【查看原图】
专访1205钻井队队长赵明涛:邂逅油城十五年
专访1205钻井队队长赵明涛:邂逅油城十五年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2016年08月05日11:44

1980年出生的赵明涛初中就读于黑龙江省黑河市,离大庆600多公里的一个县城,毕业于齐齐哈尔大学,2003年毕业距今已经13年。从化学专业毕业的赵明涛本着最朴素的想法“能够找个工作能够挣点钱,踏实地好好干”,在1205钻井队一干就是十三年。

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赵明涛安静地坐在会议室里。会议室简易设置在带有轮子可以移动的板房里,一张长方形的桌子,若干椅子,除此再无更多修饰,整个空间容纳得下十几个人。与会议室相似,1205钻井队所有的功能型房间都设置在板房里,便于钻井队周期式的迁移。每开钻一口新井,工人们都要在井口边设置一片新的驻扎营地。作业期间,工人们的吃饭和娱乐都在这里。“尽量把驻地和井场放得近一些。冬天嘛,来回方便一些。”赵队长不自觉地补充。

像招呼来到自家的客人,赵明涛队长邀我们入座。冬日里的板房更加阴冷,刚从井上探访归来的我们都裹着棉衣,戴着钻井队的狗皮帽子,一层厚铁皮似乎可以暂时隔绝户外零下二三十度的寒冷气息。 

与大庆油田邂逅的往事

“1980年的 ,不年轻了。”

化学专业的赵明涛本科毕业后来到1205钻井队。专业的不匹配和举目无亲的异乡生活,让他在大庆最初这段时间里很难适应。好在1205队有个好的传统叫“传帮带”——到队伍里之后有一个师傅带你,方方面面都是。师傅的角色不光在于传授岗位操作技能,还承担着亲人的角色。“到师傅家吃个饭,涉及涉及他的圈子,领略当地风土人情”成了赵明涛工作之余的温暖。十三年时间里,从最初十四个月的钳工,到四个月的见习司钻,八个月的司钻,五年副队长,再到2013年成为1205钻井队队长至今,1205钻井队近乎承载了赵明涛的全部壮年。

“我不是油二代。”在大庆1205这样的钻井队,像赵明涛这样来自外地的工作者占多数。“可能大庆的职工对钻井工作比较了解,父母不希望孩子再去做这样的职业。”赵明涛身边不乏年长一辈的油田职工,他们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很少回到大庆从事钻进采油工作。赵明涛认为:“本科生的层面来讲,没有外地的踏实,他们的想法比较多。”

年轻时刚上任钳工的赵明涛心理上曾有过很大波动,也想过逃跑。“因为所有工作都是和铁打交道,尤其冬天,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你根本干不动。”一步一步坚持到现在,有很多因素,师傅和同事的关心可以说绝对占很大因素。如今已人到中年的赵明涛调侃道:“现在你看我挺胖了,确实胖了。”与身边同事亲如一家,面对自己小有发福的身材,颇有种苦尽甘来的回味。

而对于已经是半个大庆人的赵明涛来说,因为辛劳繁重的工作,才逐渐队这片油田有了更深的了解。

1205钻井队是一只怎样的队伍?

在大庆,1205钻井队是标杆队。

而首先,它是一支钻井队。

钻井队的任务是钻井,这口井的石油产量与钻井队没有直接关系。钻井属于若干工序中最靠前面的一道工序,流程上,钻井公司把井钻好后交给采油厂,而后由其他队伍进行后续作业,最后得到原油,通过管道运输到化工厂进行后续处理。

大庆油田在生产上依旧保留着原有的计划经济制度,每年的生产按计划实施,落实到钻井公司,其油井基本上是油田总公司分配。钻探是油田总公司旗下的一个集团,整个油田内部的井都交给钻探集团(又称“钻井公司”),大庆共有四个钻井公司,其中内部三个,这几个公司内部分配油田。大庆油田内部自有其一套分配规则,“钻井二公司钻地最多的是50(油井型号专业术语),绝大多数都是15和30,都基本是在战区内部打。钻井三公司基本是在一厂、三厂、五厂(地区名称),大致有个分配规律。”赵明涛队长介绍说。

建国初期,正逢大庆开始提供整个国家发展所需的石油。为了促进劳动生产,国家设立了一批典型标杆。王进喜是建国以来的第一批劳模,来到大庆前就是典型人物。而在大庆会战以来,1205钻井队的成绩非常好,铁人王进喜是1205钻井队的队长。国家在此基础上将以铁人为代表,将五位劳动模范设为“五面红旗”,将1205钻井队和与其并驾齐驱的1202钻井队设置为两个典型队伍。再后来有了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的演绎。

1205钻井队最初打井实力很弱,铁人做队长,带领05队钻起了战斗力。几代人过去,赵明涛现在回忆起自己的师父、之前的队长、副队长、书记,认为他们身上都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继承了铁人的敬业与奉献,渗透到骨子里。

那么对于新时代的1205钻井队,铁人精神意味着什么呢?

赵队长告诉我们,对于新时代的1205钻井队,当下经济社会与铁人时期计划经济不同,油田减产,钻井队的工作量和收入都要受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要保持生产,按部就班,其实很辛苦。现在物价涨得都飞快,而挣得并不多,生活质量难免受到影响。工人们在这样的条件下坚持在如此辛苦的岗位,只能说是奉献吧。

不过比起同时期的其他钻井队,“特殊的是我们确实条件比其他钻井队好。”1205钻井队的板房从2011年开始更换,设备两三年就要更换一次,相对比较先进。因为每年油田不仅接受内部领导检查,还有外部领导参观学习,所以好的装备放在1205队可供展示和学习。这样的条件对于1205钻井队的职工来说,也是一种福利。

钻井在严寒和酷暑都属于高危工作,“当然还有比钻井更辛苦的行业和环境,比如勘探。”钻井队的工人们习惯这样勉励自己,对自己行业的艰辛程度的评价,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

如今的1205钻井队,工人们依旧兢兢业业。寒冷的冬日里钳工驻守在井口,井架工上下攀爬忙碌,司钻房里的司钻工也始终恪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担任精准细致的设备操作工作。作为一支标杆队伍,1205钻井队需要将钻井工作一流的工作水准继续保持下去。

用什么衡量钻井队伍的工作水平?

衡量一个钻井队水平,在不同的时代拥有不同的标准。

铁人时代最注重的是井口数和进尺数;后来随着钻井发展,不仅追求数量更追求质量,井口质量决定了其寿命长短,其反射率高低决定是否能满足后期的开采;发展到现在,对聚合物、化合物这些东西有了更多指标。

发展到当下,控制成本也成为一个重要议题。每次石油开采,包括汽油柴油的加工都需要耗费很大的工作量,家用的油类更是需要多道工序,成本很高。油价目前50美元每桶,大庆尚可以处于不亏损或稍有盈利的层面。低于这个价格对于对于油田来讲压力是很大的。所以现在衡量一个井队,更多是看成本。从测绘到钻井到采油的每一道工序,如何降低成本,在有效的资源内发挥最大的作用,是一个噬待解决的问题。

以人为本是另一个重要议题,所以安全也是衡量井队的一大要求,现在安全实行一票否决制。安全有很多种,一种是关于人的生命安全,另一种是腐败现象的安全。

标杆队队长,压力与希望共存

作为标杆队队长,“方方面面都是一种压力”。

每年300多次的参观,让赵明涛随时面临迎检工作。而近年来石油行业压力越来越大,随着石油市场的萎缩,特别是大庆油田产量去年从4000 万(吨石油)降到 3850万,可能预计2016年的目标是年产量3900万,着对于钻井来说是在降产,对1205钻井队是个不小的冲击。

如今,每个钻井队来讲,速度、能力都不是很弱,技术和队伍素质上没有任何优势。

但是标杆的名号还是要继续扛下去。

赵明涛队长如今已定居大庆,和来自江苏的妻子有了一个已经上学的女儿。孩子除了平时需要照顾,课业任务也逐渐增多。尽管如此,身为队长的赵明涛回家频率还要根据工况而定。大学时期的爱情延续至今,让他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有了贴心的后勤保障。他微笑着告诉我们:“基本上家里面都我媳妇操心,她是一个强大的后盾。”小女儿不会抱怨爸爸的忙碌,对于女儿的心思,赵明涛摸得很清,“不懂的时候更多的是抱怨。长大之后更多的是理解吧。”

奔波于工作的赵明涛时常将家庭生活抛之脑后。但是对于未来生活,亦有所憧憬。

“你这个队长如果卸任了,接下来想做什么?”

“那估计得进入公司了吧,到后线压力会小一点。”赵明涛从入职至今已经15年。看着部队的成长,他努力沿着铁人的脚步把自己这一班子干的更好,自己也借着铁人的光环越来越高大。如今自己的梦想一步步实现,把这个接力棒再交给其他人,自己的生活也该归于平淡了。

到那时,终于可以正常下班,可以接接孩子,可以回归比较正常的生活弥补家人了。(刘慧莹)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周诺、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