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部长余秋里是如何打赢会战的?

【查看原图】
磕头机
磕头机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2016年08月05日10:41

余秋里(1914-1999):江西庐陵(今吉安)县人,中将军衔,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创建者,中国人民解放军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者,原国务院副总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原主任。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9年,在彭德怀等同志的引荐下,毛泽东主席钦定余秋里担任中国政府刚组建不久的石油部部长,指挥华北石油勘探会战。会战先后发现并建成了胜利油田、大港油田、辽河油田、任丘油田、中原油田等一批油田,为中国的国民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荒原一片,人烟稀少,用这八个字来形容1959年的松辽平原,一点儿也不夸张。如今看来,就是在那个跨越艰难万险的时期里、那块荒原茫茫无边的土地上,中国石油实现了自给。而这些,都与中国第二任石油部长余秋里的故事休戚相关。

 

屋漏偏逢连夜雨,石油系统陷危机

解放后新中国的石油供应十分匮乏,严重影响国计民生。1958年初,国内不少汽车在行驶途中被迫抛锚,军队中有的部队取消演习,连首都街头也出现了背负沉重煤气包的公共汽车,均因我国石油供应匮乏所致。于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立即开会研究石油问题,石油成了亟待解决的国家大事。为此,中共中央决定派一员得力领导同志去指挥石油系统,以解我国石油工业发展缓慢的燃眉之急。

早前已被授予中将军衔的余秋里在彭德怀等人的举荐下,等来了毛泽东主席的召见,“亲自点将”,让他脱下军装,前往担任石油部长。会谈中,毛泽东叮嘱托余秋里:“我过去说过,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我们熟悉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做。我们必须克服困难,我们必须学会自己不懂的东西。我们必须向一切内行的人们学经济工作,拜他们做老师,恭恭敬敬地学,老老实实地学。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不要摆官僚架子。”就这样,在毛主席的亲自任命和叮嘱下,余秋里脱下穿了几十年的军装,担任了中国政府刚组建不久的石油部部长,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此时,发展本就落后的中国石油工业,还未等到在新石油部长的指挥下步上正轨,“屋漏偏逢连夜雨”,中国石油系统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形势。1959年,苏联政府决定,全面召回苏联在华专家。与苏联专家在华工作一同终止的,还有中苏签订的各项合同,其中便包括苏联对华石油系统的技术扶持项目。当时石油供应本就匮乏,加之苏联专家撤离,全国石油系统陷入严重危机。刚被发现的大庆油田,作为当时全国石油工业的希望,能否在起步较晚、技术落后、发展缓慢等严峻的形势下“摘掉石油落后帽子”,是对新石油部长余秋里的重大考验。

 

三口油井定乾坤,决心打赢大会战

1959年12月,余秋里部长从哈尔滨坐火车到安达,搭乘汽车前往松辽勘探局前线指挥部的所在地——大同镇(现大庆市大同区)进行实地考察,以期全面了解大庆石油的基本情况。松基三井喷油后,安达至大同镇的公路刚通车不久,还没有铺上沥青路面,四周都是一个个十平米的干打垒小土房,这片荒蛮之地在瑟瑟寒风中等待着改变,等待着荣光。

余秋里来到大同后,立即赶往被指派来的石油部门专家处,了解地质、勘探情况,经常一谈就是大半夜。在当时,不管是权威专家,还是青年技术人员,众口一词称“松辽绝对是个大油田”。对此,余秋里指出:“我来提个反意见,过去石油勘探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一口井出油并不等于一个构造出油,几个构造出油并不等于所有构造出油,一时出油并不等于长期出油。究竟这个油田是大油田,还是小油田?是活油田,还是死油田?我们还很不清楚。必须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继续做更加深入、更加细致的工作。”

于是,在这位石油部长的指示下,石油工人们甩开油井钻探,在大庆长垣北部部署了萨66、杏66和喇72三口探井。这三口探井先后于1960年3月11日、3月30日和4月18日获得高产油流,确定了长垣北部的含油构造。这种测量和勘探方法便是“三点定乾坤”,大庆油田石油储量丰富得到证实,这在已经戎马半生的余秋里部长眼里,一场新的战争就要打响,要求石油部和石油工人们要像在战场打仗那样,都得有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儿。他下定决心,组织起轰轰烈烈的大庆石油会战,领着一万名石油部的职工,以及三万名官兵,共四万多人,向毛主席请示并作保证:“大会战宁可牺牲六千七千人,也要把会战打赢,很快给国家拿出油来。”这是以面临生死考验的决心,以不惧牺牲的勇气,以部队作战的毅力,领导着四万人的大部队开始石油会战。

 

能兵巧将齐发力,两论起家共筹谋

1960年的大庆,青天一顶,荒原一片。

石油大会战的决策一下,余秋里立即着手“调兵遣将”,用起了当年解放战争时期自己的拿手本领,采用集中优势兵力的“作战”方法,从全国各个油田抽调精兵强将,比如玉门油田王进喜的1205队(又叫“贝乌五队”),整个石油队伍被调往大庆石油会战开发大油田。

除了在宏观上从全国各地调遣经验丰富的石油工人,余秋里部长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以身作则指导会战,带领工人们坚定信念。在决心打赢这场艰苦战役之后,每天大量抽烟的他决定扔掉打火机,不再用打火机点烟,“我给国家省这点油,警示我自己记住国家缺油,我得把石油抓上去,咱们共同来努力。”一般人要点烟划火柴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独臂将军”余秋里来说,那就难了。他只有一只胳膊,用火柴点烟,就要把火柴盒打开放桌子上,用一只手拿出火柴来,一个手指头摁着火柴盒,再用其他手指划火柴,非常吃力,可见其想把中国石油工业发展起来的决心和毅力。

在这样的决心下,余秋里又开始了另一番部署——让大批转业军官前往大庆支援会战,响应集中优势兵力的策略。从沈阳部队、南京部队和济南部队来到大庆的转业军官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石油队伍、石油工程技术人员纷纷抵达大庆后,新的问题又来了:几万人的石油会战队伍到这片荒原上,正处于天寒地冻季节,吃住都很困难,更何况以前中国没有开发建设过这样大规模的油田,并无经验可借鉴。

当时周恩来总理到大庆视察,便发现了这样的问题,“大会战困难太多,你们得怎么办呢?要靠矛盾思想,用辩证唯物主义来指导我们的工作。”在周总理的指示下,余秋里部长和会战领导小组成员在1960年4月开始,组织学习毛泽东同志所著《实践论》、《矛盾论》,总结以往油田勘探和开发中的经验教训,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解决石油会战中的各种问题,用这两个文件的立场、观点、方法来组织我们大会战的全部工作。“掌握武器,勇于实践,认识油田规律,这是我们的学习目的。”于是,石油会战职工中掀起了学习“两论”的热潮。

余秋里为了带领大家更高效地学习“两论”,自己先把“两论”通读好几遍,反复琢磨:“两论”能不能解决大会战的主要矛盾?能不能用“两论”解决实际问题?让会战职工们知道,要用矛盾思想来解决会战的矛盾;要联系实际,解决一些具体问题;还要思考以后需要解决哪些问题。就这样深入浅出地,以一些浅显易懂的话,帮助大家理解“两论”的指导精神,走正确的思想路线和发展方向。余秋里指导大家边学边议,研究面临的困难和矛盾以及克服困难、解决矛盾的办法和措施,共同筹谋起石油会战,撑起大庆油田乃至中国石油系统的未来。

回看1960年的大庆,生活上无房屋无炉灶,连油盐酱醋、锅碗瓢盆都很难在当地买到;生产上器材不齐全,设备不配套,那时还未铺上沥青公路,几十万吨器材和整套的钻井设备要靠“人拉肩扛”的办法,从火车上卸下来。在这种情况下,石油部长余秋里有条不紊地指导着会战职工迎难而上,以“两论”为思想路线,统一思想认识,以身作则,组织各项工作,解决各种问题,最终打赢石油会战,给原本的荒野之地带来了“石油之光”,开启了中国石油自主供应的时代。(作者:赖丽芳)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周诺、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