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的继承人何去何从

【查看原图】

大庆市政府

实践组:大庆油田工人的子女本来应该是铁人精神继承的下一代,但是时至今日,包括您的子女在内的年轻一代,选择到外面去闯荡,或者是说对大庆的发展抱有消极的态度、信心不足,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付宇峰:这并不矛盾,不能说是教育失败的原因。基本上所有资源型城市都面临这样的问题,不光是东北。全国人口迁徙、人口流动大,去往北上广和沿海城市,甚至很多非资源型转型城市都面临这样的人才外流的问题。大庆人才往外流失跟大庆转型成不成功没有关系。即使大庆转型成功了,就拿我自己为例子,我的子女也不想在大庆生活。因为现在选择的余地大,不像以前那样没有选择,大家的生活水平相差不大,并且资源型城市国家福利条件反而更好。但是现在情况反过来了,大家有更多选择了,谁不想到宜居城市去工作去生活呢?既然年轻人有到其他城市去的这种想法,就说明我们大庆还要在这方面努力,在新时期创业上促进经济发展转型,让这个城市不会消亡,即使石油消耗完了也不会消亡。继续把各种转型的项目搞好,把替代产业搞好。至于我们大庆人的后代留不留在大庆,这城市相对于农村而言,还是会有一定的吸引力。近几年来全国的城市化相对停滞,农村人进城务工,但是不买房,没有享受到城市的待遇;城市开始二元化,实行二元体制,没能给外来务工人员提供更多的劳动和生活保障,接下来我们会加快促进这方面的工作。

实践组:在刘金友老师的那个年代(五六十年代),人和人之间联系紧密,比较和谐,大家在同一个生产队,都是亲戚朋友,跟现在上下层级的关系不同。大庆从一个大单位、大集体发展到现在,反而有了人情社会和关系社会的问题。相比北上广城市,留不住年轻人的原因除了城市转型以外,可能更重要的是因为年轻人中也存在不平等的关系社会现象。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金友:我1965年来到大庆,毕业之后留在大庆,在大庆生活了很多年。为什么孩子不愿意在大庆,第一个原因就是这个问题,留在大庆没有人给安排工作,在市政没有多余岗位。第二点个原因是,人往高处走,大庆虽然也不错,但跟北上广这些城市的未来发展还是没法比。第三个就是资源型城市转型的问题,有的家长考虑到这一点,不要孩子回大庆,石油是一次性资源,加上这几年相继减产,未来还逐渐减产。现在来看,在大庆之后再找到另一个大庆,几乎是不可能的了。那大庆是不是不能可持续发展呢?也不是,就要看大庆怎么做转型问题的工作。中央未雨绸缪,原先是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发展替代产业来解决减产问题。大庆目前困难挺多,结构性矛盾,不持续,不平衡,不协调,必须要重视。整个城市的出路就是转型,包括招商引资,比如引进沃尔沃等等。石油枯竭的时候要引进企业,要提供就业岗位,发展多元综合经济等等。

陈立勇:人口自由流动是时代发展进步的表现,如果说铁人精神教育的目的是让年轻人留在大庆,我觉得那是大庆教育的悲哀,是失败的。有一个口号叫“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我们在大庆学大庆,感受大庆精神,能离开大庆走出去也是很不错的,大庆对外输送的人才很多。黑龙江省内重点大学211和958引进的人才,除了哈尔滨就是咱们大庆。人口流通是很正常的现象,并不是说大庆人生活在大庆,就意味着大庆精神是好的;而离开大庆,大庆精神就失败了,不是这样。

前面说到在大庆石油工业的发展是“老大”,是大型国企,很多职工是“铁饭碗”,会不会没有冒进精神,没有活力。在我看来,并不是。咱们说很多岗位是“铁饭碗”,但是在一定时期内也得拼工作绩效,及时调整岗位。打个比方,你在班里学习好或者不好,这在同学和老师眼里的印象就是不一样;在企业也是如此,你的技术好,贡献大,待遇就好,拿的工资一样,但是奖金不一样。现在的情况普遍是固定工资比较少,奖金比重大,还有年终奖。企业的子女确实有更多的机会进入到企业,但这并不是绝对的不平等现象。(赖丽芳)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2016年08月05日09:56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周诺、韩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