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国人”到“一家亲” 上海基层干部玩转“地球村”

——长宁区虹桥街道国际社区治理模式样本记录

唐小丽

2016年07月20日12:26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上海涌入了大批境外居民,产生了大量的国际化社区。如今上海经济社会建设进程步伐加快,预计将有更多的境外人士来工作、学习和生活。因此,如何管理国际社区,成为当前社会管理创新工作面临的紧迫任务。

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长期居住在上海的港澳台居民及外籍居民人数为20.8万,分别来自119个国家和地区,并已形成50多个国际化社区,通常这些社区里的境外居民占居民总数的30%以上。因此,在这样复杂的社区,在社区治理方面,能否摸索出一条可行的路子?

荣华居民区举办的六一儿童节联欢活动

传统方法在国际社区“水土不服”

1996年,全国第一家涉外居委会——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街道荣华居委会成立,今年恰好满20周年。这是上海最早规模化开发的高标准国际社区,占地2.02平方公里,44个自然小区,居住着来自近50个国家和地区的3.3万居民,其中境外人士约1.9万人,约占居住人数的57%,素有“小小联合国”之称。

在小区里,迎面走来随处可见日本人、韩国人、新加坡人、印度人、土耳其人、英国人……曾有两个外国家庭为了一个停车位吵翻天,更有一外国家庭在家里开“轰趴”吵到邻居导致报警……俗话说“社区无大事,涉外无小事”,邻里之间的纠纷也可能演化成国与国的纠纷,民族与民族的纠纷。

现任荣华居民区的党总支书记盛弘出生于1980年,她在虹桥街道乃至长宁区,曾是“现象级”的人物。2010世博年,她从外企总裁助理来到虹桥街道宣统科做统战社工,高跟鞋换成平底鞋,收入从五位数滑向四位数,次年再转去传统居民区任党总支书记,三年前落脚荣华国际社区。作为一名“80后”,她曾经是虹桥街道16个居民区中最年轻的“小巷总理”,当然现在该纪录已被刷新。

说到国际社区工作的难点在哪儿,盛弘坦言:“居民区的‘四重门’可不好进。”

盛弘所说的“四重门”,是指小区门、楼栋门、电梯门、住家门。国际社区居民隐私观念强,轻易不愿跟外人接触,这让居委干部头疼不已。再者还有“事难办”,居民普遍具有较强的维权意识,涉及切身利益的社区事务,如不事先充分沟通,按传统思维操作很有可能“好心办坏事”。

很显然,传统的基层工作方法在国际社区“水土不服”,那该怎么办?

“小小联合国”里有了“市民议事厅”

传统工作方法遭遇尴尬后,荣华居民区党总支经反复讨论决定,主动转变社区治理的工作方式,将热心公益事业、在居民中有威望、办事能力强的中外代表请出家门,搭建、做好“接地气”的基层民主自治平台—“古北市民议事厅”。

“古北市民议事厅”启动仪式

于是,党总支多管齐下寻访优秀居民担任议事员,利用组团式走访和社区活动等机会挖掘人才,面对面交流考察候选人;在社区内张贴中英日韩四国语言的“招贤榜”,鼓励积极分子毛遂自荐;借助古北市民网、古北市民中心微信等新媒体平台发布招募启事;与古北社区建设促进委员会和社区各民间团体合作,帮忙推荐候选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爱莲、瑞卡多等12名中外居民被推选为议事员,他们中既有热爱公益的本土居民,也有熟谙区情的“中国通”,还有邻里称赞的“老娘舅”。他们分片区走访,或者齐聚一堂,就古北新区居民关注的问题和与社区建设发展密切相关的问题,代表荣华居民区内的中外居民发声。古北议事厅成立以来,逐步探索出一套以“自主提事、按需议事、约请参事、民主评事、跟踪监事”为特色的议事厅运作规则。这一“接地气”的基层民主协商平台,让涉外社区的各项事务“叫好又叫座”。

“古北市民议事厅”搭建后曾有一场头脑风暴。荷兰居民珍妮弗提议,不妨开设居民私藏展并带头进行了首场展出,西班牙籍议事员瑞卡多也毛遂自荐,想开亚洲地图展。想当年,这位老外就是“任性”,无意中翻到了中国地图,于是说走就走来中国扎了根。十几年来,他搜集了不少古老的亚洲地图,希望能为西方人看亚洲提供一个独特视角。居民有需求,怎能不重视?居民区干事便开始为瑞卡多圆梦,提供场地、帮忙裱框,为展览做双语翻译……开幕式上,盛弘送来了鲜花水果咖啡,西班牙驻沪领事和中外朋友们到场助阵,让瑞卡多倍儿有面子。

这个令人难忘的个人展,激发起更多居民的表现欲,特别是中国居民不甘示弱,争相秀书法、编织、手工艺。如今,古北居民的个人展,都得提前报名,年初就开始排定,直排到年尾。

强生花园居民商议制定专项公约

荣华各小区养宠物的住户日益增多,宠物扰民以及环境卫生成为常见问题,但政策执行力度有限。议事员建议,进行联合宣传提高自律、相互监督,很快得到民意代表积极响应。外籍人士注重法治,议事厅中的特邀议事员们依照国际社会对文明养宠的通行准则一起制定了“文明养宠公约”,在居民代表大会上一致通过。

此外,议事员还牵头成立了“文明养宠”宣传组,在业委会主任沙龙、物业经理联席会议和楼组长会议上分别动员,且走访周边的宠物店,进行推广并邀请宠物专家定期讲座,倡导“科学、文明、有品位地养宠物”,如今,古北十多个小区和黄金城道公共绿化区域设立了“宠物方便带”。

有制度立规矩 他们创出“荣华模式”

在荣华居民区,除了古北市民议事厅,还有一个组织叫“古北国际社区建设促进委员会”,下属有业委会主任沙龙、物业经理联系会议、社区单位联系会议等三大组织。记者了解到,荣华居民区现有37个小区业委会,27个物业公司,联系会议制度的设立,正是居委会在一一走访居民家中后,了解到小区与小区之间“三不管”地带缺乏管理,于是发动物业、民警和安保部门设立联席会议制度,共同解决社区安全问题。

据虹桥街道社区服务办副主任成丽娴介绍,在这个国际社区里,全职太太占到了一半以上,为了把这些太太们吸引出来,街道与东华大学合作,开设了汉语班,尤其针对居住人数最多的日韩两国,太太们对学习汉语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每年有两百多批次开课。

外国居民热衷学习中国昆曲

中外居民欢庆圣诞节

成丽娴说,根据居民们的兴趣爱好,社区里引进了多个社会组织,开设了烘焙课堂、昆曲班、钢琴班、围棋班等等。“最初,居民知道的少,参与的也少,我跟盛弘书记曾经拿着传单在街上给他们发。”功夫不负苦心人,如今的荣华居民区,每天的活动精彩纷呈,人们纷纷走出家门,用各种语言打着招呼。服务居民区的社会组织,在荣华也有着严格的引入退出机制,曾有社会组织因为居民参与率低被停止续签。

盛弘给记者展示了一部《“融”-荣华国际社区工作法》,这是上海最早的国际社区工作法。最早出版于2004年,时隔12年后,进行了再版。该工作法包括礼仪公关法、服务推进法、契约管理法、民主参与法、协同共治法、文化交融法六个部分,整部工作法中,文件式用语很少,浅显易懂的图表有很多。

盛弘说,这是随着历史变迁,对不断深化提升的荣华“融”精神的全面记录。2016新版的《融工作法》,根据上海市委“1+6”系列文件、长宁社区分类治理和街道体制改革措施等有所补充,还新加入了10位中外居民多年来居住在古北国际社区的感想。

印度籍居民珊迪娅的家庭是沪上首个获得“五好文明”家庭的外籍家庭,她在文章里写道,自己的两个女儿曾经代表长宁区参加中国歌曲及书法的比赛并获奖,让她非常惊喜,自己的婆婆因为不会讲汉语,用手势与其他老年人交流,居然也能互相理解。她在荣华15年,过得非常开心。

中国台湾籍居民汪美华已经在荣华居民区居住20余年,曾获上海市优秀志愿者、长宁区优秀慈善义工等荣誉。她坚持数年为敬老院做义工,响应社区多次积极募捐。她说,20多年一直生活在古北,和古北的情愫愈来愈深,“居委会”也成为她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在古北有“荣华居委会”是幸福的。

上海市荣誉市民、“白玉兰奖”获得者土耳其籍居民诺杨·罗拿写道,他在古北社区居住了18年,让他这个“歪果仁”没想到的是,居委会连孩子上幼儿园、参加暑托班都帮忙解决,让老外们很有归属感。

从最初的“门难进”到如今的“五湖四海一家亲”,荣华居民区在实践中,逐步摸索出了一套适合国际社区的工作方法,有完备的工作法,有规范的议事厅,还有热心基层工作的居民区干部及志愿者队伍,俨然已经形成了“荣华模式”。

(责编:严远、轩召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