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援疆干部讲述新疆故事丨昆仑第一村之行

2015年10月28日10:40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巍巍昆仑,在教科书里,是万山之祖、中华龙脉,祖国的天然屏障,闻名中外和田美玉的孕育地。在儿时的想象之中,昆仑是西王母的瑶池,是如来佛的西天极乐世界,是能上天的神山。如今有机会能探一探神圣的昆仑山,肯定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如能捡上一两颗和田玉石,那更是一桩美事。

时已进入4月下旬,南疆沙尘天气已经开始,浮尘遮日。从喀什出发,一路向南,两边是茫茫戈壁。车行200公里后,进入叶尔羌冲积平原,沙尘在这里渐渐不见踪影。林荫路旁,白杨高大挺拔,水渠流水淙淙,白杨树以外是一块块绿油油的麦田。远处是宽阔平缓的叶尔羌河,仿如进入清秀妩媚、充满灵性的江南田园,又仿如进入高山、河水、田园、白杨织造的缎锦。

 

进入昆仑山,乡道变为村道,道路难行。翻越一座绵延山岭,汽车停下,一块巨大黑色玉石上,刻着几个大字,昆仑第一村——阿尔塔什村。驻足观望,褐色高山连绵不断,怀抱宽阔的叶尔羌河,太阳照耀下,波光粼粼,河边是绿洲,一块块绿色麦田沿河绵延,望不到尽头。麦田边是一棵棵高大白杨树,树下是一座座泥巴建成的维吾尔族民居。远处眺望,叶尔羌河消失在地平线,可以遥想,这里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景,“玄奘取经东归路,巍巍昆仑第一村”的神秘,“九曲叶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的磅礴。沿此西行可通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伊朗等国。阿尔塔什村自古以来就是进入喀喇昆仑山和帕米尔高原的必经之路,被中外探险家誉为“昆仑第一村”。当年马可波罗沿此线路进入中国,唐代玄奘经此线路东归故里。

进入村庄,田园如棋盘分布错落有致,白杨树将高山与绿洲分界,将灵动与苍茫分野。静静倾听,驼铃声、马蹄声、诵经声、木鱼声,声声入耳。路上几个漂亮维吾尔族姑娘赶着羊群。民居墙头,不时看到年逾古稀的维吾尔族老人,花白的胡子,几乎与毡帽一样白,脸上深深的皱纹,安详得好似凝固。

 

阿尔塔什村处于叶尔羌河流域上游,来自喀喇昆仑山口的叶尔羌河绿了土地,源自雪山冰川的河水无论在什么季节都冰凉刺骨,河水含有多种有益于人类身心健康的矿物质,是最天然的保养品。阿尔塔什村的光照时间长,远离喧嚣,环境幽静,风景宜人。在这里春夏秋冬四季分明,春天草木葱茏,百鸟欢歌,就像是童话中的王国,令人沉醉;夏季浓荫蔽日,万物生长,让人舒心愉悦;入秋黄叶如染,如诗如画,浓厚的秋韵与浓郁的民族风情相映,让人流连忘返;冬天银装素裹,苍茫妖娆,安静祥和。没有污染的空气,富含被称为“空气中的维生素”和“长寿素”的负氧离子。充足的水和光热资源为阿尔塔什村的种养、林果、水产业提供了有利条件,使小麦、玉米等农作物变得颗粒饱满,味道醇正,盛产的桃子、杏子、苹果、甜瓜等格外甘甜可口,味道鲜美。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畅饮着甘泉水,食着新鲜果,呼吸着富含“长寿素”的空气,吃着用料既讲究又有营养的手抓饭。维吾尔族人积极乐观,热爱劳动,热爱歌舞。独特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和饮食习惯,让长寿成为了这里的一道独特的“风景”。这样的福地孕育了多名百岁老人,被誉为“长寿之村”。

 

逆叶尔羌河而上,三块巨大青石,在对面河边一字排开,据说是当年唐僧晒干落水经书的地方。往上游数公里,一处地势平缓河滩,我们停了下来,前面不远处水电工程队在施工,不久的将来这里将建水电站,现在叶尔羌河在山谷中蜿蜒奔腾,以后将是高峡出平湖,源源不断的电力为南疆建设输出能量,为民族和谐做出贡献。我们一边欣赏如画的风景,一边在河水中嬉戏,在这里,这清澈的河水好像能洗涤尘土,洗涤心灵。捡上几颗漂亮石头,踏上归程。

一天的行程让我明白,这里物质并不见得丰饶,精神上却富有。可以想像,在盛大节日里,篝火燃起,木卡姆旋律响起,维吾尔族老人唱起:“琴弦上的家园,我是破烂王,篝火是我的宝座,窝棚是我的宫殿,世界在我眼中一如废墟,我的左脸已被情火烧伤,右脸仍在唱情歌……”物质重要,精神更为重要。

(邓晓雄  作者系深圳市援疆干部)

来源:上海对口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

分享到:
(责编:葛俊俊、韩庆)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推 广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恒源祥
  • 中华铅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