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互联网+故事】“比90后更懂90后”:社交软件“友加”背后的70后大叔

周茹芸

2015年05月25日09:15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情愿家小龙”是小L在“友加”上的昵称。几天前,作为资深玩家,小龙接到电话,称他获得了站内秀主活动的奖励,奖金为50块钱。小L略显激动,坚持要来公司看看,客服起初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万万没想到......

第二天中午,友加的门口就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男孩约摸十七八岁的样子,黝黑的皮肤,清澈的眼神,身上穿着斜条纹白衬衣。

男孩就是小L。他说,自己住在南京,高中毕业后在家附近开了一家游戏厅,自己平时朋友不多,寂寞的时候就喜欢在友加上唱唱歌。他说,是友加陪伴他度过了太多难捱的寂寞夜晚,这一次他就想过来看看友加长什么样。

友加到底是一款怎么样的软件?令人嗔目结舌的90后,他们的社交生态又是什么样的?这背后还有哪些故事?带着这些疑问,记者专程走访了友加大本营,试图寻找答案。

二次创业卯上90后 70后自信比90后更懂90后

采访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友加敞亮的办公室里,创始团队除了CPO邹岭几乎悉数到场。CEO胡铸韬自称“处女座大叔”,曾开发了供全球众多功能机下载的中间平台,CPO邹岭则是中国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若邻网的创始人,而两人共同的好友蒋明亮开创了国内电视购物的先河。

曾几何时,友加与陌陌一同面世,是国内最早涉足陌生人社交的软件。而当陌陌从约炮到兴趣小组艰难转型的时候,友加则在营销的市场效应和社会影响间跌了一大跤。

再爬起来,胡铸韬坦言,“吸取了教训”。对于友加和陌陌的差异,他这样定义,“80后用陌陌,90后用友加。80后社交是内容导向的,有很强的目的性,而90后刚刚步入社会,他们不像80后那么清楚的了解自己需要怎么样的朋友,他们更喜欢通过展示自己来获得朋友,而不是直接去挨个找朋友,他们对存在感的渴望比80后更强。”相比于80后,90后市场的想象空间无疑更大。

友加的三位创始人都是70年代生人,记者不由问道,“70后怎么做90后的产品?”

胡铸韬笑道,“大叔有大叔的好处,90后未必最了解自己,虽然他可以说出90后的话,但他未必能用一句话打动十个90后。”这位自信比90后更懂90后的“蜀黍”,手下的团队过半是90后。

也曾泪洒杭州 如今重头再来

三位创始人都是二次创业,毕业于湖南大学的胡铸韬,2006年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沃勤科技,为国内外功能机提供应用中间件VRE平台以及APP下载应用商店,主要面向国内山寨机生产厂商。2009年,公司被出售给了全球领先的手机解决方案公司台湾联发科技。

“当时阿里和联发科都想收购我们,争得不可开交。现在想想,要是当时被阿里收购……”蒋明亮说到这里,负责产品营销的谢玉强忍不住插话,“就可以退休了。”几位成员哈哈大笑起来。谢玉强也是友加创世团队的一员,早在沃勤时就和胡铸韬一起创业。

“当时,我们整个团队还到杭州和阿里谈,Alen(谢玉强)还哭了。”似乎陷入了集体回忆,几个人的眼中都透着光芒,“因为要卖了,有感情的。”

“那时已经定了卖给阿里,但是考虑到联发科是逐步收购的,我们还有两年左右的合作期。”胡铸韬解释道。

然而,由于企业文化的不同,内部协调的偏差,山寨机的式微等多重因素,后期的合作分歧不断,最终以沃勤团队的集体退出告终。

“当然,这也是一个契机,因为苹果和安卓系统出来了,不再需要功能机的APP store了,所以我们也面临着新的创业。”

苦思冥想的胡铸韬遇见了处于瓶颈期的邹岭,一个懂移动,一个懂社交,两人在某个午后坐在咖啡馆里,面对面写下创业的构想,想法居然不谋而合:创立一个受众更广的移动社交平台。

由于沃勤的经验,胡铸韬明白对于低龄消费群体需要什么样的软件,而邹岭一直都在社交领域创业,对于社交规则和人性需求有深刻的洞悉。

2011年年末,友加面世了。

沿海三四线城市、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90后甚至95后,几个简单的词语就可以勾勒出友加用户的群像。“他们的日常生活没有那么精彩,对于生活娱乐上的需求才更加强烈。”

从早期基于图片的IM社交到后期“草根”秀场模式,友加根据用户的需求不断优化。 “他们需要认同感和荣誉感,甚至是虚荣、炫耀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在现实生活中很难得到。”将魅力榜前置,对于虚拟礼物的等级划分,到新的口号:全世界陪你说话,新生代的社交颠覆了以往的模式。

“因为社交的本质不是倾听,而是表达。”胡铸韬如是说。

90后社交生态:派对式的集体狂欢

进入友加的第一感觉是“闹腾”。一登陆就会有人和你“say hi”,聊天大厅里的消息分分钟上百,多线程的对话常常让旁观者“云里雾里”,刚刚打出一声招呼,立刻就被淹没在消息里。

“我们的产品比较热闹,进来的感觉是到处有声音,这里有人说话,那里有人说话,这就是90后喜欢的东西。比方说之前90后那么喜欢弹幕,乱七八糟、叮叮咣咣,但是他们能聊得上去。”谢玉强这么解释。

胡铸韬认为,“强交互”、“即时感”切合了90后的痛点。作为第一代互联网原住民,社会快速发展给90后带来的是信息过载以及更强烈的孤独感,而追根溯源,孤独感的根源是对自我以及整个社会的“不确定”,这使得他们更需要旁人的肯定。

相比80后,90后们也更愿意为精神满足买单。去年上半年,友加的收入达3000万,“我们有自己的盈利方式,用户可以买表情、道具、会员,这也是我们和其他同类软件不同的地方”。

胡铸韬将友加模式,定义为陌生人社交的2.0版本,相比1.0版本的从虚拟到现实,2.0版本则是从虚拟到虚拟,将用户留在线上。“我们把大家的行为、兴趣做了切割,然后在线上沉淀下来。”

在胡铸韬看来,陌生人社交未来会更多元化、垂直化、即时化。多元化,是指会弱化两性社交,社交不再仅仅是男女关系;垂直化,代表更为细分的市场,比如动漫人群的社交、同性社交等;即时化是指更快速、更高效的互动,“友加就走在即时化的前沿”。

“国外的一些即时社交产品,包括twitcasting、periscope、meerkat,很受国外年轻人的欢迎,中国也应该有本地化的即时社交,来满足年轻人在二次元世界中的社交需求。” 

记者手记:

位于漕溪路上的银海大楼略显陈旧,电梯上到六楼,一转弯就看见友加的Logo,明亮的橘黄色积极向上、富有朝气,友加君贱贱的头像似笑非笑,水滴状的小脑袋,左眼是U,右眼是+,音译为友加。

门打开,办公室的气氛很轻松,两只棕黄色的泰迪飞速冲向我们,热情友好地在我们脚边徘徊,即使落座之后,毛球般的小东西还会不时蹭你几下。

采访结束的时候,友加团队集体将我们送到电梯口,双胞胎泰迪见我们要走,在两边夹道欢送,一只黑色的小狗跟在最后。“平时白天他们就供大家蹂躏,晚上就带回家。”胡铸韬笑着向记者解释。

电梯门开,三个小狗居然和我们一同钻进了电梯。

“稀饭,出来。”胡铸韬在门口轻声呵斥。

无奈,三个小伙伴过于热情执着。

胡铸韬哭笑不得地介绍,“这是豆豆,”指着旁边的泰迪兄弟道,又指了指后面小一点黑色小狗,“这是小八”。

三个小家伙被挨个抱走。

后来,团队成员告诉了我这样一个故事。

小八被捡来的时候,因为后腿受过伤无法落地。带去医院,医生说,骨头不会再长了。但是这个“身残志坚”的小伙伴给大家带来了无穷的乐趣,每天在办公室奔跑跳跃,没有一点点自卑。

“每个公司可能都存在这样的一份子,不是最优秀的,不是最聪明的,甚至粗粗笨笨的;但只要和大家在一起,一起努力,任何未来的美好都会有他们的一份。这是我们的信念,是公司内涵也是产品内涵。尊重和珍视每个平凡甚至残缺的个人,创造自己的未来。”这位成员这么说。 

分享到:
(责编:陈晨、韩庆)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推 广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恒源祥
  • 中华铅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