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江西女子不孕 强逼15岁女儿与继父生子

2014年12月23日08:15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人民网北京12月23日电 江西赣州一女子携11岁的女儿陈小玲嫁给30多岁的男子陈锦连,因女子失去生育能力,为了讨好丈夫,竟然让女儿和自己的继父发生关系。15岁时,陈小玲便怀上了孩子。不久,陈锦连便抛弃了陈小玲的母亲,改与陈小玲结婚。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君(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百姓说法节目。说起潜规则这个词,大家一定不会陌生,可能我们马上就会想到娱乐圈的潜规则,比如有些影视演员为了上戏,被导演潜规则的事例经常充斥在一些娱乐八卦新闻里面。综合起来看,这些潜规则游戏都有一个规律,那就是见不得光的暗箱操作,都和某种权利和利益相关。那么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也似乎和这个潜规则有关系。

  村民:看到他吃了饭就出了门。

  小张(邻居):就一直叫痛,我们一直以为他家两夫妻在吵嘴打架。我就走到他门家口,瞧了一下又看不到什么,就是听到叫痛痛,没有什么东西。

  解说:小张夫妻在信丰县工业园的国道边租了一家店面,他们在那开了一家酒店。在他家隔壁住着一对姓陈的夫妻,夫妻俩都在工业园内打工,平时他们也很少来往。10月22日,小张听到隔壁传来噪杂声,起初她以为这是夫妻俩在闹别扭打架,可没想到没过多久家门口就传来警笛声,这时她知道出大事了。

  小张:满身的血,我们就看到这些。

  卢凌波(江西省赣州信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我就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他就躺在地上一丝不挂,而且浑身都是血,站在旁边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

  王君:当警方赶到的时候,出租屋内有三个人,这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已经奄奄一息,在他旁边还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那么这三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究竟为什么会在一起,在这个出租屋内又发生了什么呢?

  解说:这个身受重伤的男人,在送到医院的途中就因失血过多死了,死者名叫向荣,今年54岁,是信丰县西牛镇的一个村干部,在案发现场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就是租住在这间出租屋内的陈姓夫妻俩。从现场情况来看这里曾经发生一场血拼。

  卢凌波:当时我们到现场到处是血,甚至流到外面了,我们一进去闻到很大的血腥味。我们迅速把这两夫妻控制起来。

  解说:犯罪嫌疑人陈小玲34岁,信丰县西牛镇人。

  陈小玲(犯罪嫌疑人):我抓住他的下体,挽住他的脖子,就这样开始,我老公就打他的头。

  解说:犯罪嫌疑人陈锦连50岁,信丰县西牛镇人。

  陈锦连(犯罪嫌疑人):那个人很高很大,我打他,他把我打伤了,我老婆也打伤了。

  卢凌波: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这个男的下体也遭受了很大的伤害。

  王君:可以说向荣死的很惨,可是陈锦连和陈小玲夫妻为什么要合伙把向荣打死呢?这对夫妻和向荣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呢,而且这个向荣怎么会赤身露体死在这对夫妻的出租屋里呢?这是否就是这对夫妻设计好的全套呢?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吗?

  民警:我们到前面看下。他们俩夫妻好长时间没在这里住过。我跟你了解一下情况,就是那个姓陈的,叫陈什么?

  邻居:陈锦连。

  民警:我随便跟你聊聊天,平常什么时候回家。

  邻居:平常好像不回。

  民警:好久没在这里住过了?

  邻居:蛮久。

  民警:蛮久没住过呀?

  邻居:他很少回。

  民警:都在外面打工呀?

  解说:陈锦连夫妻和向荣都住在同一个村庄,听村民们介绍,由于陈锦连夫妻近几年都在外面打工很少回家,所以大家对他们的了解也是很少。对于向荣的为人村民们都不愿过多的评论。

  邻居:这个男(向荣)的好难讲,他经常在外面打扑克,他家里的事情不管的,他老婆去做。

  邻居:人家就是讨厌把它摘掉,这个花生还那么小,你又得不到,辣椒还这么高就被人家砍掉。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邻居:不知道,就是人不好,好人家会这样子呀?

  解说:听村民们介绍向荣曾经是这个村的会计,近几年落选了。

  邻居:他(向荣)当村干部也不行,也不是不想当,以前当的时候也乱七八糟,这个是事实。

  小张:前两个晚上就是吵嘴吵到一晚到天亮,吵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早上还在吵,就经常这样子。

  卢凌波:所以隔壁邻居早已习以为常了。

  王君:现在从各方面反馈回来的信息,向荣是一个卸任的村官,而陈锦连夫妻,邻居们说他们简直就是一对冤家,天天打打闹闹鸡犬不宁。那么这对关系紧张形同陌路的夫妻,怎么会合谋杀人呢?很多人都觉得难以置信,那么剖开这起命案来说,咱们先来讲讲这对夫妻之间的事。

  陈小玲:我这一生都不好过,我从来没过像人一样的日子。就是我母亲害了我。

  记者:怎么是你母亲害了你呢?这是什么意思,这和你母亲有什么关系?

  陈小玲:也是我老公害了我,其实我做这些事,是我老公错在先,不是我毁了这个家,我老公毁在先,我的家庭情况非常复杂。

  王君:看到这里我们可能糊涂了,这个陈小玲自己做错了事,和母亲有什么关系呢。这要说陈小玲也确实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她这一生都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她和陈锦连的结合本身就是一个悲剧。随后的采访当中我们了解到,陈小玲的身世还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她曾经一度和母亲共侍一夫,感情的挫折导致了她对生活的悲观失望,使她一步步地走向了罪恶的深渊。

  下节提示:已经卸任的村官,命丧出租屋内,一对夫妻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妻子口中又会说出怎样的惊天秘密,命丧“潜规则”?

  王君:前面咱们说到了,陈小玲和陈锦连这对夫妻本身就感情不合,却合谋杀害了村干部向荣,接下来陈小玲说出的话更是让人震惊,和他朝夕相处的这个男人,他的丈夫陈锦连,他的尴尬身份更是让她难以启齿。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解说:陈小玲出身就一个贫困的人家里,在她刚懂事的时候她就发现母亲在家里根本没有地位,而父亲似乎还有点神志不清。

  陈小玲:我妈是个童养媳,(我爸)是个神经病,经常打我妈。

  解说:在陈小玲11岁那年,她就随着母亲改嫁了,这个男人就是陈锦连。陈锦连由于家里贫穷,30多岁还没有成家,最后他找到了陈小玲的母亲结婚了。结婚之后他发现陈小玲的母亲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这让他非常失望。

  陈锦炼:乡下人有后为大嘛,我当时想这个陈小玲招一个女婿回来,意思是这样的,招了一两个人都不行。

  解说:陈锦连抱子心切,为了满足丈夫的心愿,这一对夫妻竟然想出了一个荒唐的计划,我就跟她母亲商量好我跟她(陈小玲)生个儿子,我跟她母亲肯定商量好,不商量好可以讲她告我一局,我就坐监狱,人家会讲强奸,是不是动蛮。

  陈小玲:(陈锦连)就和我妈合伙算计我,把我这样子13岁,15岁就怀了他的孩子,生了儿子生了女儿之后,就跟我妈离婚,搞得我妈走,就这样子他成了我的丈夫。

  王君:照理说这个陈锦连是陈小玲的继父,客服陈锦连为了自己的私心,竟然将这个养女陈小玲归为己有,让她为自己传宗接代。陈小玲的母亲不加阻止,反而推波助澜,就这样一段有悖常理的情感就发生了。他们都将所有的伦理道德丢在脑后,这一对荒唐的母女还曾经一度的共侍一夫。那么就在陈小玲13岁那年就稀里糊涂地成了母亲。

  陈小玲:本来这是我爸爸,后来成了我的丈夫,你们说是不是我妈害了我。

  记者:然后你们就结了婚?

  陈小玲:结个屁哪里结得起,没有结婚证。

  记者:那你们就一直这样的?

  陈小铃:是。

  陈锦连: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拿结婚证?

  陈锦连:我是这样想,我考虑过一自己没有钱,我老婆要钱,她说什么东西都没有,还想跟我打结婚证。

  解说:陈小玲表示自己跟陈锦连根本就没有夫妻感情,这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是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才和陈锦连维持着这段感情。当向荣的出现更是打乱了她平静的生活。

  陈小玲:他(向荣)说要是你当这个妇女主任就好,他说一年在家里可以种田,还是种辣椒什么的,一年有两千块钱还有劳保。

  解说:向荣能说会道,而且还是个村干部,他利用自己的方便帮助陈小玲,一来二往两人的交往逐渐加深了,关系也变得暧昧起来。

  陈小玲:他(向荣)帮你办些事情,又拿几百块钱。

  陈锦连:他(向荣)54岁年纪比我大,他就是以金钱以物质来诱惑我老婆。

  解说:本来这种地下恋情是不能见光的,可是他们的这种关系,一下子就在村子里传开了,而散布这段感情的不是别人,正是向荣自己。

  陈小玲:他这样子告诉别人,我一听到他这么说,我就拉着他脱掉裤子,要他怎么样怎么样,就这样子不着边的事情,还说在我家日供三餐,还有我家的钥匙进进出出,像他家里一样,他说我儿子是他交的学费,还说我的房子是他建的,还带我到哪里哪里,还是在信丰给我买了房子。

  陈锦连:我就是讲句不好听的话,你就是跟我老婆有关系,你不要讲我们能够忍得起就忍,我们没有本事养我老婆,才会跟你有关系,你为什么还要雪上加霜去到处讲,我这一两年还是忍。

  陈小玲:一听到这些谣言我老公就生气,就天天吵架,天天骂我什么都骂,所以这日子也没法过下去了。过了几年我认为时间会冲淡一切,让他说自己不跟他联系断绝关系。

  王君:村子本来就很小,在加上向荣的四处宣传,陈小玲和他的这种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在村子里闹的是沸沸扬扬。从此以后陈小玲就过上了这个不平静的日子。出门大家都对她指指点点,在家里和丈夫不是吵架就是打架,整天都不得安宁。向荣声称自己能让陈小玲上村妇女主任,还能帮陈家盖房子,还给陈小玲在信丰县城买了房子,这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向荣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官,他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帮助陈小玲实现村妇女主任的梦想吗?还有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这种丑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到处的宣扬呢?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下节提示: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让她选择了出轨,村里四散的谣言,让她的丈夫忍无可忍,两人“精心”设计的陷阱,让村官命丧黄泉。命丧“潜规则”,百姓说法广告之后继续为您讲述。

  解说:这里就是向荣的家,自从向荣出事后,他的妻子也觉得无脸在村子里待下去,出门打工去了。

  村民:他老婆也没有抓紧他,

  民警:他是不是跟好多女的有关系?

  邻居:有点是有点被这害死了,这条命都没了。

  记者:他跟你买了房子吗?

  陈小玲:买个鬼,他自己家里都没房子,还住那个老房子,跟我买房子,他现在娶个媳妇还欠别人多少钱,都付不起。因为我跟他相差20岁,他显他的本事,他散布他的谣言,,他这样的条件还能搞到小他20岁的女人,他是这样子在外面猖狂,肯定得意忘形了。

  解说:村民们的议论让陈家人都抬不起头来,最后陈家人决定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陈小玲本以为这段不光彩的恋情也会随着时间的退役会逐渐消失,可是事情却并非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陈小玲:那知道村里人好多人听到一次又打电话告诉我老公,我们在外面打工,因为这些吵,吵得别人的厂做事老板就不要我们做,就因为吵架失去工作。

  陈锦连:以前我跟我老婆吵架,他跟我老婆商量好了,一吵架我老婆就回娘家,向荣就去老婆娘家去等她。

  解说:也许是陈小玲的背叛让陈锦连觉得失去了男人的尊严,他开始变的特别的敏感,只要一听说向荣和陈小玲的闲言碎语,他就开始无端地猜忌,夫妻矛盾日益加剧。

  陈小玲:我丈夫也是不称职的丈夫,因为他天天跟我吵架,逼得我无法过,逼得我喘不过气来。

  陈锦连: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我跟我老婆三天一吵架,五天一打架。

  解说:陈小玲认为向荣不但没有实现当初答应自己当村妇女主任的诺言,反而四处散布谣言,他让自己的家庭变的更加糟糕。

  2014年10月,仍在外地读大学的儿子打电话回家,让家里打个贫困生证明,可以到学校领取助学金,这时陈小玲想到了向荣,她想让向荣帮她打这个证明。

  陈小玲:他说可以打得到很简单,几年没联系了,最后我施这个办法他还是上钩了就这样子。

  解说:陈小玲和向荣在电话里约好,证明打好后,由向荣送到出租屋里来。就这样一个罪恶的计划在陈小玲头脑里产生了。

  陈小铃:我也想到如果这次不教训他,有可能他散布谣言他会讲我儿子上大学都是他支持来的,他肯定会这样,所以我选择了报复。

  记者:这个办法是你跟你老公两个人一起想的,还是你一个人想的?

  陈小玲:我想的我想的,但是我怕搞不定他,他人那么高大也那么结实,一百五六十斤,我肯定搞不定,所以我找我老公一起商量,也让我老公也看下是不是我真的舍得不他,还是怎么样。

  解说:2014年10月22日晚上,向荣在陈小玲的邀请下,来到了陈小玲的出租屋内,要教训他必须这样做,因为他人高马大嘛,你不跟他发生关系,可以这样讲我证据又没有。当时我看到他一丝不挂跟我老婆在一起,我真的是忍不下去了。

  江西省赣州信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中队长:一时没有防备,当他知道他们是设了套给他他就马上对他们进行反抗,他们三人追打打到一楼。

  卢凌波:陈小玲用菜刀首先砍断被害者三个手指,然后用菜刀的背部对被害人向荣全身进行砍。

  陈小玲:这几年憋的气这几年憋得苦,一下子发出来了,全部发在他身上。现在心里没有憋,心理更舒坦一些,唯一就是对不起我儿子,要是他能读书我就没办法负担,只有靠他自己了。

  记者:你觉得出了这口气,心里痛快吗?

  陈小玲:但是没办法的事。

  陈锦连:太后悔了如果是不要打他的话,我们就是报警然后就依靠国家法律来制裁他,可能不会到这个地步了,也不会到我50岁还来坐牢。

  王君:要说这也算是一个可悲的家庭,既让人同情,又给我们很是警示,原本是继父的陈锦连断送了陈小玲一生的幸福。而作为陈小玲,她更应该反省自己,当初被骗可能是年幼无知,可是后来为了虚荣竟然和村干部潜规则了,这就显得愚昧无知了。这样看来,家庭的矛盾感情的纠纷,是需要用真诚宽容关心和交流去化解的,埋怨还辱骂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让这个事情变大,最后酿成悲剧。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 茅婷婷、严远)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有福网
  • 星星的你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恒源祥
  • 中华铅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