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一周舆情综述(4.14-4.20)

上海一周:进入深水区之后的改革烦恼

人民网上海频道舆情分析师 吴心远

2014年04月21日08:08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矫正学区房畸变 终要瞄准教育病灶

“从今年起每户地址五年内只享受一次同校入学机会”——4月15日,上海市静安区出台《静安区教育局关于2014年本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网称“最严入学新政”。尽管有当地教育局有关人士对媒体称,此举主要是为了遏制学区房,但也有网民认为,“这意味着符合入学条件的学区房源将更加紧缺,学区房价格可能继续坚挺”,《解放日报》通过官方微博忧心夜问,“即便煞得住学区房的高价,又怎奈何学校资源的高下?”

上海是稀缺优渥资源集中的教育高地,学区房买卖频繁,价格越炒越高。静安区某户仅23平方米的亭子间因为对口重点学校,还创下每平方米逾10万元的高价。《广州日报》刊文认为,这个新政无疑会给学区房炒作当头一棒,面对五年的“持房”周期,买房者自然会慎之又慎,恶炒学区房的现象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暂时性的遏制。但是,学区房炒作绝不会就此寿终正寝,因为只要一枝独秀的名校还在,那学区房的魅力就不会消失。

实际上,学区房是现行“就近上学”原则和教育资源集中相结合的产物,上海的“最严入学新政”也和国家“就近入学”政策关系密切。

今年2月初,教育部发文,以2015年为限要求19个重点大城市实现免试“就近入学”。《中国教育报》有评论指出,免试就近入学政策的全面推进,必然会对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形成倒逼之势,各地缩小学校之间差距的步伐将会进一步加快。不过,“@中国之声”提醒,“就近入学的目的是解决择校问题,但择校的根源是教育资源不均衡”。不解决教育资源不平衡问题,难保“择校热”不会演变为“择学区房热”。“就近入学没错,但单纯的就近入学并不解决问题”。

果不其然,“就近入学”政策出台后,北京一户不足十平米的房子居然要价300万元。教育改革任重道远,原意确保教育公平的政策,就这样在现实之中造就了新的不公平。遥想去年要价每平米10万的“宇宙中心”五道口,网民感叹,之前的一房难求,变成了如今的“一平难求”。学区房何以成为雷打不动的“刚需”,有识之士强调,“只有从根本上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公平配置,才能消除学区房价格畸高的市场基础”。

上海市民“路桂林”在《东方早报》上发文,“学区”只是现行教育体制下的一个暂时的现象,“学区房”则是当下房地产市场上一个渐趋畸形的营销热点。专栏作家“马未都”一语道破,“学区房”不涉及腐败,它是社会生态的自我调节,是资源配置的直接反应。

评论员潘晟同样认为,天价学区房折射出的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状,并非靠限制部分优质教育资源的使用就能够实现的。教育部门应加强政策引导,尤其要避免“锦上添花”,要将资源向相对教育水平落后的地方倾斜,逐步缩小差距,加速教育资源均衡化发展。

“就近入学”与“学区房”本身就像是一对“捆绑夫妻”。在“城门洞开不等于教育公平”、“教育公平的关键是填平教育洼地”逐渐成为舆论共识的当下,《人民日报》正视这“进入深水区之后改革的烦恼”,继而疾呼:就近入学与学区房的矛盾、教育公平与资源均衡之间的纠结,再次显示系统性改革的至关重要。或许,是时候拿出更大决心和勇气,在教育领域铺开一场改革大棋了!

构建城市安全感 不靠数据有赖社会共识

近日,一则有关“上海公众安全感总体评价指数为83.31,同比继续上升”的新闻引发网络热议,仅新浪微博的讨论量就超过20万人次。该新闻展示了一年来上海政法工作的诸多成绩,强调“上海政法工作不断改革创新,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价值追求,紧紧围绕平安建设、法治建设、队伍建设,为上海经济社会发展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不过,在名为“生活在上海,你感觉安全吗?”的微博观点PK中,仅有11%的人选择“好安全,好幸福”,更高达89%的人倾向于“只有房子车子票子,让我感觉安全”。尽管选项设置存在瑕疵,网民调查也难说科学,但其中反映出来的问题仍不能小视。其实,在官方发布公众安全感总体评价指数的同时,上海草根网络却流传着另一份有关上海犯罪数量逐年上升的统计表,部分沪上网友的非议正因为此,甚至演变成异味的地域攻击。

作为一座特大型城市,当前上海总人口已超过2400万,流动人口近1100万,城市治理难度排名全国前列。从本地生活环境的维持,到敏感的外来人口管理,对于相关管理部门,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是一个难度系数不小的考验。

《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汤嘉琛说,“民众关注和焦虑的问题,正是政府部门的施政方向和改革指南”。我们看到,针对老百姓最关心的城市治安问题,上海警方已于20日起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佩枪巡逻,只要依法合规地执行,这自然也是增强市民安全感的重要举措。

应当说,个体“安全感”有各自迥异的价值比照标准,因人而异,冷暖自知。“安全感,一个复杂多元的个体感受,有关生命的安全,财产的安全,食品的安全,空气的安全,教育的安全”,《人民日报》认为,“没有安全感是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原因,解决了公民安全感的问题才能建设稳定和谐的社会”。

当然,所谓“指数”只能政府作为行政的数据参照,可不能覆盖全部。但喧嚣的网络舆论也不能与真实民意划上等号。例如,在“安全感”话题的讨论中,不少地域标签者又习惯裹挟网络民意搞矛盾撕裂,类似族群分裂的公开化和非理性化实在是一种遗憾和灾难。毕竟,“安全感的建立,还有赖于全社会的共识”。

不能因为政治错觉唐突法律尊严

19日晚,上海海事法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1988年12月30日,原告陈震、陈春等为与被告日本海运株式会社定期租船纠纷一案提起诉讼。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审理,被告三井株式会社赔偿原告陈震、陈春损失2916477260.80日元。

“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自己的义务”。纵观该事件的详细报道,称之“传奇诉讼”并不为过。《青年参考》就评价,这场中国第一代船王祖孙三代的世纪诉讼,是对日民间索赔时间最长、金额最大的官司。这场教科书式的复杂官司,索赔金额达3亿美元,也创造了中国民事诉讼中律师团规模最大的纪录。

“这可是大事!”网友“@科罗廖夫”的感叹,代表了大多数网民第一时间的新闻反应。推送该新闻的某新闻客户端评论近10万,各地网友疯狂点赞。这种网络热情,可见法律作为维系社会公平的最后闸门,其通过独立审判所展现的公平正义,足也打动人心。

但要注意,归根结底,这属于一起发生在特殊年代的商业民事纠纷,与国际外交领域的所谓的“战争赔偿”并无瓜葛,只是部分媒体有“标题党”之嫌,有意无意地向“钓鱼岛风格”靠近,这样的不负责,只能对社会舆论起到副作用。

情绪一旦被立场裹挟,言论难免剑走偏锋。有的网民认为,当年船主租船给日本,属于“汉奸”行列,法律判错了;还有的网民则认为,这是一种假借法律手段的外交手腕,属于政治范畴。有网友就激动地表示,“第一次听到如此不讲道理的对待洋大人,不过狠爽的感觉!”将司法判决称之“不讲道理”,将政治与法律参杂一谈,这显然是在自摆乌龙。

这是“大事件”,更是“活教材”,网友“网速很卡”呼吁,“围观群众最好点开链接看完整个报道,否则很容易变民粹”。的确,在“钓鱼岛”事件、参拜靖国神社等事件中,日本政客在法理和道义都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致使中日外交关系急剧恶化。但作为大国国民,还是应该实事求是,尽量让国际商业案件讨论在法理范畴内进行,不能因为政治错觉,客观唐突了中国法律的独立尊严。

分享到:
(责编:唐小丽、韩庆)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有福网
  • 星星的你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恒源祥
  • 中华铅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