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今年7月向中国游客有条件开放自由行旅游,但由于种种原因,应者廖廖。为了激活这一颇具潜力的旅游市场,向中国受众呈现日本关西文化之美,由日本政府观光厅主办的中国记者“日本关西古今行”活动今天启程,来自人民日报、新浪网、环球时报、京华时报、新民晚报、深圳特区报、广州日报等媒体的记者参加了这一活动。

  对于期待了解日本传统文化的游客,关西地区是一个很难被错过的地方。可以说,在日本任何地区,都无法像在关西这个如此紧凑的地域,找到如此众多且集中的名胜古迹和清修胜地。

  关西主要旅游地是京都和奈良——两个在日本举足轻重的古代都城。几乎没有哪一条日本旅游热线能绕开这两个古都。而大阪这个在废墟上重建的新城,则以充满现代化活力的面貌,成为外国游客了解日本城市生活的重要样板。而高野山的清幽之美、吉野山的烂漫樱花以及滨海、岛屿之胜景,更令人留连。

  “日本关西古今行”的第一站是奈良的吉野山,此后还将采访奈良、京都、大阪等地的历史文化胜迹。


从日本关西看中国

世博在即,机场还拒人千里?

   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往日本大阪的关西机场,用时甚至比飞北京还短些。然而,短短一个半小时,隔开了两个天壤之别的机场服务指向。
    国内的机场的消费场所,早已习惯于用昂贵的价格,将旅客硬生生地推出它的服务行列。而在飞抵大阪关西机场后,乘客忽然获得了宾至如归的感觉。

[详细]


关西何以对中国游客又盼又怕

   奈良公园采女湖有大群自由自在、触手可及的乌龟,有安详地舔食孩子手中饼干的梅花鹿;吉野山的金峰山寺,游客可以自由参与庄严的僧人早课,诵经声和钟馨、法螺声美妙而和谐地相融相合……我们不免想到,如果这一切是在中国的景区,乌龟会不会很快变成偷取者的美味?梅花鹿会不会被淘气包追赶甚至偷猎者的枪声吓得落荒而逃?安宁的早课,会不会被蜂拥而至的游人吵闹声所干扰?

[详细]


保护文物拗不过拉动旅游?

   国面临的一些困惑和矛盾,在奈良也同样存在。在世界遗产平城宫遗址,且不说穿越遗址而过的近铁线铁路,总有火车呼啸而过(铁路线的修建,早于世界遗产的确立),我们更看到,早已经消失、仅存依稀遗址的朱雀门横空出世了,而同样已湮没无存的太极殿也已显山露水——这不免令我们有些疑惑,按说世界遗产的保护,一般而言不主张在原址修复新的建筑。作为政府官员的奈良先生向我们解释说,学者们的研究成果,终究要有物质体现;何况,重建朱雀门与太极殿,毕竟也能促进旅游观光业,总要让游客有东西可看嘛!
  我们不禁相视莞尔:太熟悉的理由了!在国内,多少新“古迹”的出现,都戴着同样堂皇的帽子呢!

[详细]


抗震重建,千万别重复错误

   “一场灾难之后,最重要的,是防止下一次灾难发生时,依然重复我们曾经犯过的错误!”防灾中心事业部的展示担当直田忠士先生,一直陪同着我们的参观。他也是阪神大地震的亲历者,对中国来宾特地极诚恳地说了这样一段话:“神户重建已经15年,现在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城市。请转告汶川的人们,地震之后的一年、两年,一定很难很难,但这一切终会过去。一定不要着急,慢慢来,会好起来的。在重建中,请充分地注重防灾减灾因素,千万不能重蹈覆辙,要防患于未燃啊!”
    想起关于四川地震博物馆的议论始终不曾消停过,设计方案中还有将之作为旅游景点一部分之说,耗资颇巨。相信我们的博物馆亦会令人震撼、悲痛和感动。然而,从这里可资借鉴的是,仅有悲痛和感动,是不够的,还应该有深沉的反思,有对未来的惦量,对抗震减灾从观念层面到制度层面与技术层面的设计和实践……

[详细]


摩登高楼如何贴近平民?

   以摩天楼、高塔展示城市景观,已不算稀奇,甚至成了中国许多城市建设的一种固定模式。但多数平台,都只能在室内观景,以保证安全。站上新梅田城楼顶的空中庭园,你才会发现,去除了那一道厚实隔膜的玻璃,高楼原来竟是这样一处可以亲近天空、自然与人间的妙处:向上,恍若手可摩天,远离营营苟苟的日常;向下,满眼是闪烁的霓虹和都市繁华,耳边还有清晰的城铁前进、汽车飞驰之类市声。
        高楼林立的城市,究竟如何将环境营造得更加可亲可爱,如何能让普通人真正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也许,我们真的需要向日本学习——学着以新鲜的创意,以平民的视角,更以追求长期效益而非急功近利的理念,经营更美的城市、更人性的生活、更纯真的情意。

[详细]


透过那一扇扇直棂窗

   当我沉醉于山西五台飞檐下沉着质朴、简明有力的斗拱时,北大考古系的李志荣老师点醒了我:“请看这直棂窗,这是唐代建筑的标记。当年,梁先生见到了这直棂窗,已经心跳不已。”哦!直棂窗,就是这一根根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细木条,构成了与斗拱同样韵致的图画。这,就是大唐的记号。
    可是,我们后来把直棂窗弄丢了。宋、元、明、清,留下的木建筑越来越多,直棂窗却越来越少。
    东大寺、唐招提寺、清水寺,名满天下。东大寺大殿的巍峨壮观、唐招提寺金堂的一派唐风、清水寺与山势的浑然合一,都早已烂熟于心,真的站在它们跟前,是他乡遇故知般的欢欣,并无惊讶。让我大为吃惊的,是那直棂窗。
    直棂窗,这大唐的记号,在日本,竟然活着,非但活着,而且活得生机勃勃。

[详细]





一家人到齐,合个影吧.李天扬摄  
神户牛长啥样,看清楚了吧?李天扬摄  
山坡上,就是牛舍,神秘的神户牛,就住在那里.李天扬摄   
在明石海湾边的孙文纪念馆  李天扬摄  
吉野山绿树掩映的小屋.李天扬摄  
唐招提寺金堂.李天扬摄  
东大寺.李天扬摄  

厨师剖切鳢鱼。李天扬摄
 
川床料理  李天扬摄  

飞鸟古坟  李天扬摄
 
 走进日本家庭:四个美女一台戏
    坐地铁、走访日本家庭。坐到大巴在日本转悠了几天,这样的安排让渐入疲劳的我们重新打起了精神。听说,我们要访问的家庭有三个女儿,一路上,就在想“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句话,这样的家庭应该很热闹吧?

 大阪府知事桥下徹:所有关西人都对中国游客热情期待
     没有西装革履,没有繁文缛节,没有长篇大论。律师出身的桥下2008年1月当选大阪府知事时年仅38岁,是日本最年轻的现任知事。他口无遮拦,出身贫寒,曾是日本最优秀的律师之一,也曾是染着栗色头发、被称为日本裴勇俊的电视艺人;他用情专一,曾暗恋女友十几年,婚后育有3男4女共7个孩子;据说,他在日本的“出镜率”不亚于首相……

 走进大阪人家:我也曾是“农民工”
    森先生是奈良吉野人。他告诉我们,因为缺少土地,许多日本农业家庭都由长子继承家业,第二个孩子以下,就要另找工作。他当年就是这样来到大阪的——“我就是中国的农民工啊!”他哈哈大笑着说

 掀开神户牛面纱:真的听音乐、喝啤酒、享受按摩?
     来到神户制粉所的养牛牧场,周边是一派田园风光,空气中浮着细细的花香和浓浓的草香。9排牛舍错落在缓坡上,600多头毛色纯黑闪亮的神户牛,在牛舍中咀嚼着草料,同行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叹:“好漂亮,还都是双眼皮呢!"

 神户长放“孙文莲”
    我们到达神户时,已过了莲的花期。孙文纪念馆的志愿者佐赖祥一先生高兴地说:他一直担心,楼前的这一朵莲花会凋谢,没想到,它一直盛放着,等待中国客人的到来。这里的莲花有个特殊的名字,叫“孙文莲”。

 京都高台寺:枫叶已悄悄烧红了边儿
    做过千年都城的京都,名头响当当的寺院太多。出清水寺向北,经过二年坂和三年坂——沿山势而建的一大片古老木屋开设的日本传统店铺和旅馆,便会走到幽静的高台寺。这是著名武将丰臣秀吉夫人北政所为纪念丈夫而于1605年修建的寺庙,因为得到了后来统一天下的权臣德川家康的支持,寺院建设得极为壮观。

 东大寺:精巧日本曾有多少恢弘佛寺
      看惯了北京紫禁城,再看日本、韩国的古代皇宫,便少有意外惊艳的感觉。但看奈良、京都地区的千年寺院,规模形制的宏伟、巍峨和辉煌,却常使人讶异:原来,日本文化并不是一味崇尚精致纤巧,也曾有过那样大气轩昂的时期。其代表作不在皇家,而在佛教寺院。

 清水寺:为神表演的舞台
    到京都,不能不去看清水寺,这是千年古都的著名地标性建筑,也是日本佛教法相宗的本山,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日本全国总共有108座清水寺,每年4月3日,所有清水寺还会共同举办大法会。但其余107座似乎都不为人注意,“清水寺”几乎成了京都这一座的专有称呼。

 奈良唐招提寺:1250年后的一炷心香
     为了匡扶东瀛佛教,这位扬州和尚五次蹈海,五遇海难,九死一生,双目失明。终于在第六次抵达这片他魂牵梦萦的土地。在选择传道之所的时候,这位失明的老和尚不辩四周景色,只默默地尝食着各处土壤的滋味。到了这里,他品到这里的土有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多么酷似家乡扬州土壤的味道啊——就是这里了!

 空山古刹,听老僧诵经
     春天有樱,秋天有枫,这是一个天使时不时打翻调色版的山峦。而盛夏清一色的绿野,让贪恋美色的游人觉得单调,于是吉野山拥有了一份难得的清静。山呢,并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高峻,连绵着,如缓缓的、温存的波浪,一层层推开去,渐至平原。车行个把小时,便到了万丈红尘的大阪或京都,离奈良更近。

 两位僧人的中国缘
   “不到某点不算到某地”,这是中国旅游常常说的一句话。比如“不到兵马俑不算到西安”、“不到外滩不算到上海”之类。那么日本呢?如果要找一个地方来套用这句话,那一定是京都。“不到京都不算到日本”,这句话,千真万确。京都,日本的千年古都;京都,最日本。

 吉水神社:净手清心
    深藏在吉野山密林深处的吉水神社,很容易被错过。从气势恢弘的藏王堂向下,闲逛过并不热闹的传统手工艺街,在街中间斜岔出一段幽长而陡陡的小路,进一扇不起眼的木院门,眼前才豁然开朗。

 午后奈良町
    出我们住宿的大佛馆不远,是一湾池塘。池塘水面倒映着不远处兴福寺五重塔的倒影。更奇的是,池上几段枯木、几块石头上,全都爬着乌龟。原来,这里是有名的猿沢池,号称日本南部八景之一。

 飞鸟古坟:葬在桃源之乡
   飞鸟是日本的一个时代,也指代这一时代日本文化的核心地区。从吉野山到奈良古城中途的明日香村,有一处由30多块大石堆叠成的古坟,这就是石舞台,日本最大的横穴石坟。最大的巨岩开井石重70多吨,当年如何运来,还是一个谜。墓主人相传为7世纪初权倾天皇的地方势力苏我马子。

 飞鸟寺:朴素和高贵之间
    飞鸟寺是日本第一座真正的寺院,因当时掌实权的统治者苏我马子发愿,于596年,从朝鲜半岛引进最新技术建造的大寺院。春秋两季,据说这里租借自行车巡游古迹的人群络绎不绝。眼下虽然樱事已过、枫叶未红,只见亭亭莲叶与娇美荷花,但来此游览者依然不少。

 塔之茶屋:对着唐塔品茶粥
   茶粥是奈良民间的传统料理。在位于奈良公园中心、兴福寺五重塔旁小山丘顶的这一家“塔之茶屋”,是当地第一家经营茶粥的餐馆,创办于40年前。餐馆的女主人河濑和子年已八十,一头银发,清雅而安详。

 辰巳屋:“行者锅”里的料理精神
    在以赏樱闻名的吉野山深处、离藏王堂一箭之地,我们选择了辰巳屋,是国内游客很少入住的日式旅馆。一入门,扑鼻已是花草茶的清味,主人用精致的梅子茶和葛根糕来招待我们。

 广田吉仁:可敬的老人
    飞鸟古迹众多,择其要者而观之。我们来到石舞台古坟,迎接我们的,是一位老人,鸭舌帽,T恤衫,牛仔裤,很精神。胸前的吊牌告诉我们,他老人家是负责讲解的志愿者,名叫广田仁吉。

 打量大阪关西机场:细节的距离有多远
    眼前的“町家小路”,是一间间挤挤挨挨的小饮食店,烟火气十足,大师傅笑容可掬地鞠躬请你进入,望去仿佛是市井一角,并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一路走进去全然像是在日式的街市中间,而忘记身在现代化的机场。


美丽的奈良
美丽的奈良
樱花怒放的奈良公园
樱花怒放的奈良公园

奈良公园的茶店
奈良公园的茶店

东大寺
东大寺

平成宫朱雀门
平成宫朱雀门
飞鸟古坟
飞鸟古坟
吉水神社
吉水神社
奈良公园
奈良公园

昭和时代小街的模样
昭和时代小街的模样
奈良的寻常街景
奈良的寻常街景
大阪城的夜景
大阪城的夜景
高台寺的庭院
高台寺的庭院

日本关西古今行最新 400 条 第0条 - 第0条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