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帝王州”的美麗古都和“人間天堂”的詩意江南雖難分伯仲,但我們也越來越多地看到南京杭州合作的決心

跳出誰是“長三角第二城”,空間更廣闊

2019年04月17日08:16  
 

南京農業大學人文與社會學院講師 張娜

誰是“長三角第二城”的問題總是會引起爭論狂潮。在網絡問答社區“知乎”上有個“南京與杭州,哪座城市潛力大”的提問,得到3.6萬余人的關注,獲得1000多個回答。寧杭之爭,由來已久。從“金陵帝王州”的美麗古都到“人間天堂”的詩意江南,南京與杭州平分秋色,難分伯仲。但是隨著城市群建設大方向不斷強化,尤其是寧杭生態經濟帶的規劃建設,我們也越來越多地看到寧杭兩城“和解”的可能性與合作的決心。作為長三角實力最強的兩座新一線城市,寧杭強強聯手共謀發展將賦予這片熱土以更為廣闊的想象空間。

藏在歷史地理中的城市氣質

在長三角版圖上,南京與杭州分處兩翼,一依江一靠灣,都是典型的山水城市。不過,杭州與南京的氣質又是不同的,杭州秀麗俊俏,南京大氣典雅。從城市性別來劃分,如果說杭州是婀娜的少女,那麼南京就是卓然而立的公子。為什麼都地處江南卻又有如此差異?或許原因就藏在寧杭的歷史地理之中。

區位,是城市發展的基礎條件之一。不夸張地說,南京是得天獨厚的,地處東部長江下游,瀕江近海,擁有長江黃金水道,是國內最大的內河港口之一,也是江海中轉的樞紐。在高鐵時代,長江天塹變通途,南京的交通優勢凸顯,貫通華中華東華北,是名副其實的交通樞紐。在古代,由於南京佔據南北交接的第一要道,無論是西晉末年衣冠南渡還是安史之亂的北民南遷,歷史上北人南徙的第一站總是南京。虎踞龍盤的龍脈地氣讓南京一次又一次承接南渡而來的北方政權,充當中原文明覆滅的最后避難所。“六朝古都、十朝都會”的經歷不僅奠定了南京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地位,也鍛造了南京大氣典雅的氣質,南北文化的交融使其在雅致中又不乏北方之豪爽。南京,在氣質上是偏北的。頻繁的戰亂、流民南遷讓南京變得包容,南京人也多以敦厚、朴實甚至是木訥被稱為“南京大蘿卜”。

身處錢塘江下游與京杭大運河南端的杭州,在區位上也相當傲人。不過錢塘江相對短的水系使得杭州隻能聯系浙江、安徽,容納能力弱於長江,杭州灣與多面環山的地形又限制了杭州的發展縱深,所能輻射的經濟規模與人口遠遠遜於上海,甚至還不像南京那樣可以坐擁江蘇、安徽兩省的廣闊腹地。這些因素可以說阻礙了杭州的擴張之勢,好在高速公路、高鐵、跨海大橋的修建逐漸彌補了一些短板。

不過,這也在某種程度上解釋了為何杭州被定義為區域性中心城市,而南京的功能多是從全國性著眼。例如,南京都市圈跨越長江發展且聯系皖南地區,而杭州都市圈雖剛納入了安徽黃山,但主要影響在省內的杭嘉湖紹。南京是全國重要的科研教育基地和綜合交通樞紐,杭州則主要是長三角中心城市之一。歷史上杭州曾一度做過南宋都城,不過仍是“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並未構建起屬於都城的宏大政治敘事,即使貴為國都,它依然帶有一種享樂、文藝與輕鬆的氣息。政治是暫時的,文化、商業是杭州的永恆主題。江南水鄉的精致文藝讓杭州成為宜居城市,臨海發達的商業又使它充滿活力。杭州的氣質是南方的,是精致的,是富於商業頭腦的,它永遠懂得如何營銷自己,如何聰明地抓住機會佔據頭條。

“網紅城市”遇上“老牌學霸”

從美麗的西湖城市到火爆的網紅城市,杭州近年來的發展牛氣沖天,勢頭最盛時號稱“北上深杭”,連廣州也被擠下去了。與杭州的“熱”相比,南京則顯得不冷不熱,甚至唱衰南京亦有之。不得不承認的是,南京與杭州、成都等城市的“營銷能力”不在一個層次上,但除卻這個因素,我們需要思考兩個問題:杭州到底“牛”在哪?南京真的弱嗎?

衡量一個城市的吸引力,人口淨流入量是最好的指標。2018年,杭州新增人口達到33.8萬,位居全國第四。杭州的“逆襲”離不開互聯網、電子商務、大數據與雲計算、信息安全等新興產業。杭州有130家上市公司,數量名列全國前茅,擁有阿裡巴巴、網易、海康威視等巨頭企業,妥妥跨入中國互聯網發展的第一梯隊。加之未來亞運會的舉辦,杭州到處一派熱火朝天的施工景象。民營經濟的活躍與創業氛圍的濃厚都為杭州的發展注入了活力,杭州“牛”在打開了未來經濟增長的新模式,真正以“智慧、創新”引領產業轉型升級。

單項成績的足夠亮眼並不能代表整體。作為不偏科的“老牌學霸”,南京也不弱,杭州在其他很多方面並不充分具備挑戰南京的實力。根據城區常住人口指標,南京被劃分為特大城市,杭州不到500萬的城區人口隻能位列I型大城市,戶籍人口城鎮化率也遠低於南京。此外,南京地鐵裡程以378公裡排在全國第四,即將超過廣州,規劃裡程超過1000公裡。南京的互聯網雖未進入第一方陣,然而也有蘇寧、途牛等發展前景可觀的互聯網公司,產業支柱諸如精密電子、機械制造、石化、鋼鐵冶金、汽車制造等皆是“國之重業”,門類樣樣齊全,軟件大道高新產業園、徐庄軟件園以及江北新區新型產業園等也在發力中,杭州的產業結構偏科現象比較突出。盡管杭州在城市面積、總人口及總GDP方面領先,但是2018年南京人均GDP還是超過了杭州。

在一份2019中國城市發展潛力排名中,寧杭都被劃入第一檔,但南京以第五名高於杭州的第七名,這些都說明了南京的實力與發展潛力。可見,關於寧杭的口水戰再多,都無法做到在短期內全方位碾軋對方,這種各有所長、你追我趕的狀態還要持續很久,畢竟高手之間的對決總是難分伯仲。

同在一個經濟帶兩城強強聯手

從古至今,寧杭都是棋逢對手,卻又惺惺相惜。我們看到杭州的進取與創新,也看到南京的著急與落寞,但寧杭2018年城市財政收入分別為15.57%與16.44%的全國最強增速說明兩地仍然是全國省會城市的強者,都有望迎來全面爆發期。

最近寧杭兩城攜手發展的新動態也越來越多:3月30日,寧杭生態經濟帶建設論壇召開﹔4月9日,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帶領考察團赴杭州學習……寧杭真的要強強聯手共謀發展了。寧杭生態經濟帶將以生態環境保護、產業轉型跨越、區域發展大融合作為未來重點合作方向,努力實現公、鐵、空、信息全方位對接,在寧杭沿線城市聚合創新資源要素,打造寧杭創新軸,共鑄“長三角科創圈”動力引擎。

我們也看到,南京在極力彌補產業短板,強化市場意識,發展民營經濟,把提升首位度作為重要目標。阿裡巴巴、騰訊、京東、小米、科大訊飛等一大批著名互聯網公司都紛紛選址落戶南京,江北新區引進全球規模最大集成電路公司台積電且去年已實現量產,人工智能、未來網絡、增材制造、大數據與雲計算等新產業都在密集布局中。杭州也在積極加強城建,多條地鐵線緊鑼密鼓齊頭並進,繼續打造軟件與信息服務、電子商務、數字內容等產業集群優勢,推進集成電路及機器人等弱勢產業等。

放眼全國,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抱團發展已然成為趨勢。如何以中心城市來引領區域發展,打造發展質量更高、資源更加節約的都市圈,是擺在所有大城市面前的緊迫問題。通過寧杭聯手發展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這定是寧杭的未來之路。

來源:解放日報

(責編:董志雯、軒召強)
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 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