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杭生態經濟帶正待擦出“新火花”

任俊錳

2019年04月17日08:12  
 

上月30日,來自南京、杭州、湖州、無錫、常州、鎮江六市黨政領導齊聚南京,討論一個老話題——“寧杭生態經濟帶”,會上也有新舉動——六市共同簽署行動倡議,寧杭沿線城市欲將打造生態經濟帶作為融入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的重要抓手。更讓人關注的是,最近南京市黨政代表團赴杭州考察學習,商討兩地合作事宜。南京杭州之間,注定要有“新火花”。

說是“老話題”,長期關注長三角發展的人會記得15年前的2004年,一篇出自原南京市建委研究室主任陸玉龍的文章《搶抓寧杭城市帶發展先機》發表,蘇浙聯手繁榮寧杭城市帶的建議在浙江“一石驚起千層浪”,引發關注。2010年,國務院批復實施的《長江三角洲地區區域規劃》中提出,要大力建設寧杭發展帶﹔2016年,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提出建設寧杭生態經濟帶,蘇浙兩省主要領導簽訂合作框架協議﹔2017年,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蘇浙代表團100多名代表聯名提出,推動寧杭生態經濟帶發展……目前,蘇浙兩省已共同編制《寧杭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上報。南京也正在研究編制更加細化的寧杭生態經濟帶發展規劃。

在長三角,人們習慣於關注滬寧、滬杭沿線的熱絡聯系,常忽視了滬寧杭三角形中的另一條“綠邊”。“寧杭生態經濟帶”究竟是一條怎樣的紐帶,記者沿寧杭一線走訪。

不再穿過“封鎖線”

“穿過李家巷,就像穿過‘封鎖線’。”這是2005年到長興工作的長興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地礦科科長宋耀為的深刻感受。在此之前,他曾聽當地人說,湖州市吳興區和長興縣的分界線非常明顯,那就是滿天粉塵的李家巷鎮。提到礦山治理,太湖龍之夢樂園是繞不過的。很多人可能奇怪,兩者有何關系?

事實上,原本千瘡百孔的陳灣石礦,早在新中國成立前便已經開始開採,如今成了太湖龍之夢樂園的所在地,這也成為長興縣礦地資源變廢為寶的典范。在宋耀為看來,太湖龍之夢的老板,人稱“老童”的童錦泉眼光獨到。“‘老童’看中了長興的‘三灘水’——太湖水、礦坑水和圖影濕地水,一定要將他最豪華的酒店建在礦坑邊上。”他告訴記者,去過的人知道,由於這裡是石灰石礦,含鈣量高,雖然水無法飲用,但礦物沉澱后,礦坑中的水是碧藍色的,如同一顆藍寶石。

陳灣石礦的開採也是整個長興縣礦業發展的縮影。陳灣石礦的石料主要供應上海,陳灣一度被稱為“小上海”,雖然地理位置比較偏,但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這裡非常紅火”,后來由於臨近太湖的污染問題,在2000年被關閉,成為一座破敗不堪的棄礦。

一座座石礦,曾是長興人心中的“金礦”。“大炮一響,黃金萬兩”並非虛言。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在石礦附近小城鎮,產業工人也派頭十足,這裡配備了學校、醫院,甚至公檢法機構,那時這裡看起來“比縣城還像縣城”。長興人至今還會提及,當時,長興縣城的人會跑到煤山的澡堂洗澡。最多時礦山近400家,繁華過后卻成空,昔日“金礦”變成了棄礦。長興礦區的人們,開始嘗到“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腳泥”的滋味。

2002年前后,長興建立起生態環境治理備用金制度,多年來,先后治理礦山多達上百個。此外,與以前開採時亂石飛濺、塵土飛揚相比,現在的礦山隻有在爆破時才會看到揚塵,其他時間看到的只是綠色植被。現在礦山數量已減少至17家,未來將全部關閉。得益於多年來的治理成果,不僅引來龍之夢樂園的落地,還有吉利新能源汽車等項目。

從長興向北跨越蘇浙省界,便到江蘇宜興市。有說法稱,“中國環保看江蘇,江蘇環保看宜興”。這裡不止有多數普通人不會接觸到的大型環保設備,還有日常可能用到的“生態廁所”。在宜興,稍微留心的人就會發現,很多地方會有空氣或水質的實時指數監測屏幕。此外,據當地人講,很多即使住在宜興城區的人,也經常在空閑時間前往宜興竹海的取水點拎著水桶取山泉水,為此,他們“甘願付門票”。

“你們一年要來好多次”

“你們一年要來好多次。”這話是浙江湖州德清縣接待江蘇宜興考察團時說的。幾年前,宜興剛開始發展農家樂和民宿時,政府經常組織經營者前往德清學習。

宜興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副局長任倬還記得,到德清交流學習,看到當地民宿對於“原山原水原石原木”的崇尚,將現代化生活融入其中,“原生態並非原狀態”的思路,都讓他們受益匪淺。

民宿也在學習和摸索中,不斷找尋打造“藝術品”的路徑。任倬對於一路走來的宜興民宿可謂如數家珍。她回憶,剛開始時,一些經營者對高檔的理解是“主打野味的歐式小別墅”,后來經過多次考察學習后,他們逐漸察覺到“返璞歸真才是美”,隨即古朴元素為民宿帶來了改變,“家的味道就出來了”。最近再去看,發現民宿又有所改變和升級,逐漸擺脫古朴中的“土味”,正透露出一種藝術感,融合了青瓷、禪意、枯山水等元素。

除了學習,還有合作。“我們與浙江長興常年有很多合作,未來合作應該還會更深入。”任倬說。2017年前后,宜興與長興便推出了兩城旅游年卡互惠,在長興景區持宜興旅游年卡均可以打七折,宜興對長興年卡的最高優惠是五折。未來,還將考慮實現兩地旅游“一卡通”,現在宜興布局“智慧旅游”時,提前留好了一卡通接口,為未來跨地區和跨省合作打下基礎。而對前往宜興、長興兩地游玩的外地游客,兩地還有意聯合將旅游資源整合和串聯,推進旅游的“雙城游”路線。

“以前環保行業不強的湖州,近年來的發展有目共睹,甚至讓宜興也很有憂患意識。”宜興環保科技工業園管委會副主任陳衛能說,去年,湖州還曾專程來到宜興環保企業聚集的環保科技工業園進行調研。

宜興環保產業發展肇始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多年來,培養了雄厚的技術、人才等優勢。鵬鷂環保股份有限公司便是宜興創辦較早的環保企業之一,在宜興被稱為環保行業的“黃埔軍校”。鵬鷂環保總裁王鵬鷂告訴記者,1984年,他的爺爺王盤君帶著18個青年前往上海“勤工儉學”,其實就是白天做別人不願意做的活兒,晚上集中到上海的一所大學,聘請老師傳授環保技術。后來,憑借學到的技術,成功承接了上海錦江樂園的水處理工程,收獲“第一桶金”。

鵬鷂環保除了與省內的南京大學、南京農業大學等合作外,還將與浙江大學下屬研究院合作。

在長興,跨省學習也不罕見。今年初,江蘇省自然資源廳組織市、縣相關部門和企業主來到長興考察學習,主要奔著“邊開採、邊治理、邊返還”模式,也就是礦山的治理與開採同步,驗收合格即返還備用金,實現高效循環。據了解,他們考察非常細致,考察時間比原定延長了一個多小時。更讓宋耀為吃驚的是,南京的一位處長從他這裡拷走了所有的匯報材料,甚至介紹視頻,希望全面學習長興創建“綠色礦山”的經驗和做法。

上周,南京市黨政代表團赴杭州考察學習,當地的白沙泉並購金融街區帶給考察團許多思考。讓代表團想不到的是,現代與古意結合的浙江省首個以並購金融為主題的特色街區,在2015年以前卻是一個以“臟亂差、低小散”著稱的城中村。對此,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說:“過去的臟亂村落,變成了今天的基金高地,杭州在城中村改造中的好做法很值得各區學習借鑒。”

將散落珍珠串成鏈

1996年,陸玉龍從南京市交通局調到市建委研究室工作,專研長三角一體化及南京城市發展問題。對於“寧杭鐵路”的關注,看似是因為一次會議發言稿引發的偶然,實則是從事多年交通工作的必然。他回憶,當時,長三角區域十幾個城市有一個長三角城市建設論壇進行經驗交流,要為領導擬寫發言稿,他的第一念頭便是,長三角區域交通建設問題。他說,當時看來很明顯的是,“中國有鐵路就有滬寧鐵路,滬杭鐵路也很早”,但是三城之間唯獨沒有南京通往杭州的“寧杭鐵路”。

“高鐵開通之前,來我們這裡的游客最多的是來自常州市內,而現在多數客源地都是高鐵直達的地方。”江蘇溧陽天目山景區講解員小羅說,“感覺很幸運。溧陽作為一個縣級市卻設置了一個站。”他的激動還有原因。作為一名溧陽“95后”,2014年,他考取了江蘇徐州的大學,一查路程有400多公裡,“我當時在想,過去要花多長時間”,好在一查高鐵隻要兩個多小時,2013年7月正式運營的寧杭高鐵,為他的求學生涯帶來極大便利。

見到小羅是在溧陽高鐵站發出的“旅游直通車”上,他是那一班次的“隨車講解員”。小羅表示,“隨車講解員”這個做法很早之前就有了,高鐵開行后,作為旅游配套而產生,該線路可以將幾個主要景區串起來。對於天目湖景區和南山竹海,剛到的游客也許不太懂,“隨車講解員”主要任務便是提前在車上進行講解服務,給出游玩建議和攻略。

2018年1月,宜興陽羨生態旅游度假區獲評“國家級旅游度假區”。任倬透露,接駁高鐵的陽羨生態旅游區直通車是獲評該稱號的重要加分點,這一直通車於2014年開通,由政府和企業合作運營,為前往景區的旅客提供免費乘車服務,每半小時一班,全程需一個多小時,線路涵蓋了20多個景區、鄉村旅游點和酒店,此外還得到政府每年給予的一定補貼。對於擁有豐富旅游資源的宜興,任倬則希望,“通過公共服務的創新,將散落在全域的珍珠串成項鏈。”

有一次,陸玉龍到臨近南京的句容市,句容當地干部告訴他,寧杭鐵路修建終於給了句容夢寐以求的火車站,陸玉龍聽到這裡,很開心。

突破壁壘互相成就

“挖礦隻能富一時,不能富一世”,這是在長興多次聽到的話。

在長興,發展理念正在悄然轉變。以前,粉體企業多生產低端產品,即把石料磨成粉運往外地,一噸僅幾十元﹔而現在企業轉型升級后,高端產品可以作為牙膏和醫藥添加劑以及淨化水的新型環保材料,一噸價格則在一二千元,極大提升資源附加值,而且幾乎不產生附加污染。更進一步,現在對於資源的應用可謂“吃干榨淨”,不僅不產生廢水、廢料,而且所有產品均可實現經濟價值。

礦山生態的全面修復,也為長興帶來了新的發展動能。長興縣南太湖產業集聚區長興分區管委會副主任沈建忠介紹,區域內已確定6個吉利自投項目落地,為同在長興的吉利新能源汽車項目配套,其中包括吉利汽車生態數據中心、動力電池等項目,預計2021年實現試生產。

在長興南太湖沿岸的小沉瀆村,生態和經濟正“互相放大”。2012年,長興打造“太湖風情”示范帶,兩年后,小沉瀆村抓住先機,將昔日交易魚蝦的老街打造成“太湖風情一條街”。旅游正從“趕路式”過渡到“體驗式”,小沉瀆村村委會主任周麗斌介紹,村裡沿太湖的10多家飯店,一般年收入在200萬元左右,好的甚至600萬元以上。剛剛過去的清明小長假,村裡的“草坪上全是人”,游客將停車場停滿,甚至吃不到飯。

現在,村裡正在考慮將龍之夢樂園委托村裡管理的約200畝產業扶貧土地,劃出一塊做體驗式農業,這裡原本為龍之夢樂園提供牧草。“承包者”可以決定自己的田裡種什麼,付一部分錢將土地托管給村裡扶貧對象,他們都是種田的“老把式”,最后承包者可以將收成帶走。

未來,省界兩頭的宜興、長興等地,正欲借“寧杭生態經濟帶”迎來新發展。陳衛能表示,宜興謀求實現環保產業從中間節點向兩端輻射,而這需要進一步打破行政壁壘,讓企業平等參與跨區域競爭,這應是經濟帶打造和區域一體化的題中之義。長興則正苦練內功,通過生態治理和修復,為未來發展騰出所需空間,以綠色為首要原則,承載寧杭生態經濟帶和長三角一體化帶來的諸多利好。

多年來,密切關注長三角一體化的陸玉龍,對於“寧杭生態經濟帶”打造有著自己的思考,他認為,這裡未來應該成為“新發展理念綜合示范區”。交流中,他不時拿出地圖,邊比畫邊說。他告訴記者,寧杭合作應當擇機“擴容”,將處於寧杭生態經濟發展帶中間位置的安徽東部城市納入其中,改變蘇浙交界“沙漏型”空間,增強發展輻射和帶動作用﹔此外,建議未來修建南京經安徽東部地區前往杭州的客貨兩用的“寧杭第二通道”,不僅可以帶動長三角一體化新成員安徽的發展,也可為滬杭、滬寧騰出客貨運輸能力。

來源:解放日報

(責編:董志雯、軒召強)
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 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