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金融機構對民企融資的顧慮,有效緩解融資難融資貴

金融發力,讓民企更有活力(財經眼·關注金融補短板(上))

本報記者  歐陽潔  邱超奕  葛孟超

2019年03月18日08:2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數據來源:中國人民銀行
  制圖:張丹峰

  影像中國

  引導金融資源流向經濟發展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補齊發展短板,是優化經濟結構、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然要求。近日,中辦、國辦印發《關於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人民銀行等五部門也聯合發布《關於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對金融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促進鄉村振興作出全面部署。近年來金融在支持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上有哪些探索?企業和農民還有哪些期待?未來金融補短板應如何發力?今天起,本版推出“關注金融補短板”上下篇,從完善制度、改進服務、加強創新等多個角度,探討金融該如何補上短板,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 

  ——編 者

  

  近日,中辦、國辦印發《關於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就加強對民企的金融服務提出系統性舉措。隨后,銀保監會對落實《意見》精神提出了二十三條細化措施。這套“組合拳”切中民企融資的難點痛點,注重以改革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水平,受到全社會尤其是民營企業的高度關注。目前民企在融資方面情況怎麼樣?已採取的舉措取得了哪些成效?金融機構應如何進一步改善服務?記者就這些問題採訪了相關企業、金融機構、監管部門和專家。

  “這500萬元,救了企業的命”

  ——政策陸續落地,助推民營企業融資

  “融不著錢,睡不著覺啊。”浙江星天海洋科學技術有限公司主要做海洋測繪產品,去年因經營環境有所變化,公司現金流一度緊張,愁得公司經理羅昌林天天四處“找錢”。

  如今,羅昌林可以不用那麼著急了。2018年,金融部門實施4次定向降准措施,3次增加再貸款、再貼現額度,定向精准調控,向市場釋放流動性。今年1月再次全面降准,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著力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幫助許多民企解了“燃眉之急”。

  政策效果正在逐步顯現,商業銀行的流動性約束得到改善。四川天府銀行副行長尹立國介紹,去年數次降准讓天府銀行釋放出29.93億元流動性,這些資金全部用於支持民營企業。“截至2018年末,我行小微貸款余額697.38億元,較年初增長117.34億元,小微貸款佔各項貸款比重達81.82%。”

  銀行使得上勁兒,企業得實惠。“最近,我申請到浙江嘉興農業銀行提供的‘科技貸’,額度500萬元,一個月不到就放款了,利率3.915%,比基准利率還低10%,而市面上同類貸款的利率一般都高於6%。”羅昌林感嘆,這500萬元,救了企業的命。“這筆貸款幫我們度過了暫時困難,緊接著公司就接到幾個大訂單。今年3月還會收到一筆項目首付款,資金狀況將明顯好轉。”

  湖北武漢君成匯科技咨詢公司是一家專門為民企貸款做咨詢服務的公司,總經理馮俊蓮拿出一張民企貸款列表:“我們這兒有10多家民企申報‘科保貸’產品,其中5家已經拿到了貸款,從100萬元到400萬元不等。”武漢市推出的“科保貸”,由政府、銀行、保險公司風險共擔,受益企業享受當地科技局保費補貼及貼息政策,降低了民企融資成本。“綜合測算下來,這批貸款的利率僅略高於銀行貸款基准利率,民企接受度比較高。”

  拓寬直接融資渠道,能更有效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去年10月,人民銀行引導設立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積極支持機構運用信用風險緩釋工具等多種手段,幫助民營企業債券融資,一批有競爭力的民企獲益。

  “有了中債信用增信,認購者多了,企業發債成本也能低一些。”浙江榮盛控股集團財務總監陶一喬介紹,公司正在舟山建設4000萬噸煉化一體化項目,去年10月由浙商銀行獨立主承銷的超短期融資券“18榮盛SCP005”順利發行,金額10億元,投資者踴躍認購,認購倍數2.67,最終票面利率5.22%,市場高度認可。

  至1月底,廣東已成功發行信用風險緩釋憑証支持民企發債項目9筆,支持民企債券融資39億元,這些項目的民企債券平均發行利率6.05%,較省內無信用風險緩釋憑証支持的民企債券平均發行利率低115個基點,融資成本有效降低。

  “融資難成因多,得從關節點入手加以破解”

  ——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建立健全銀行機構盡職免責機制

  政策已經取得明顯成效,但一些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仍不同程度存在。《關於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的發布,給企業帶來更多期望。

  中國社科院經濟所副所長張曉晶認為,這次專門以“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表述出台意見,明確要求平等對待各類所有制企業,將有力促進一些金融機構扭轉過去對民企的不公平對待,“關鍵在於怎麼落實。”

  融資難,難在哪類民營企業?“不同企業面臨的狀況不一樣,比如一家經營夾娃娃機的互聯網企業主就說,他們融資並不難,每月現金流也有保障,但是許多機械、化工企業就告訴我,他們被金融機構認為投資回報率低、生存周期短,融資比較困難。”馮俊蓮說。

  江蘇無錫銀保監分局黨委書記陳惠蓮說,民營企業融資難,一個重要原因是融資體系缺乏適合民企的信用評價標准,信貸投放的評價維度往往依賴“主體資質評級、擔保物價值評判、還款來源評判”等中小企業難以滿足的硬指標。“部分銀行在信貸政策、內部考核上對民營經濟還不夠重視。”

  民營企業自身經營特點也讓一些金融機構不敢主動“親近”。“總體來看,民營企業面臨融資困難,是經濟、金融以及民企自身發展等多種因素疊加共振的結果。”張曉晶分析。

  “融資難成因多,得從關節點入手加以破解。”陳惠蓮說,要消除金融機構對民企融資的顧慮,就要完善民營企業信息、信用體系建設,增強金融機構和民營企業之間的信任。針對這些問題,《意見》提出,抓緊構建完善金融、稅務、市場監管、社保、海關、司法等大數據服務平台,實現跨層級跨部門跨地域互聯互通。健全優化金融機構與民營企業信息對接機制,實現資金供需雙方線上高效對接,讓信息“多跑路”,讓企業“少跑腿”。

  “近年來,監管部門、銀行機構下大力氣解決銀企信息不對稱問題,在支持民企融資方面做了很多有益探索。”陳惠蓮介紹,從2015年起,監管部門聯合稅務部門開展了“銀稅互動”工作,指導銀行將納稅信用與企業融資發展有機結合,對符合條件的優質守信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簡化貸款手續,加大信貸支持力度。

  今年,無錫市政府主導建設無錫綜合金融服務平台,打造基於互聯網、大數據分析的綜合性金融服務體系,集聚金融資源、企業資源、信用信息與政府資源,著力破解中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信息不對稱、信用信息不透明和銀行信心不足等問題。

  要消除金融機構對民企融資的顧慮,還要建立健全銀行機構盡職免責機制。為了讓金融機構“敢貸、願貸、能貸”,《意見》提出,制定民營企業服務年度目標,加大正向激勵力度。建立健全盡職免責機制,提高不良貸款考核容忍度。設立內部問責申訴通道,為盡職免責提供機制保障。

  對此,陳惠蓮認為還有兩方面問題待解:一方面,商業銀行考核激勵機制需要自上而下推進,改變一些大型商業銀行利益驅動的信貸導向,適當提高不良貸款考核容忍度﹔另一方面,應盡快明確民營企業的內涵外延,建立和完善民企的監測數據統計機制。

  “建立敢貸、願貸、能貸的長效機制”

  ——在支持民營企業融資的各個環節,還有很多細致工作要做

  “這次發布的《意見》釋放出一個明確信號,就是要公平對待民營企業,消除民營企業遇到的隱性壁壘,這切中了問題要害。”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說,應建立敢貸、願貸、能貸的長效機制,從資金成本、考核機制、擔保機制、信用制度等多個角度完善制度建設。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現在民營和小微企業缺乏股權融資、風險投資渠道,也沒有穩定的長期銀行貸款來源,所以應大力發展直接融資,改善企業融資結構,給予企業更多包括上市、中長期債券發行在內的直接融資機會。

  保險機構支持民營經濟方面,去年10月,中國銀保監會對《保險資金投資股權暫行辦法》進行了修訂,取消了此前保險資金股權投資的行業限制,引導保險資金增強服務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的能力。“保險資金中,85%以上是壽險資金,期限大多在七八年以上,與股權投資的資產負債周期匹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認為,將險資股權直接投資行業范圍從“白名單”換成“負面清單”,投資標的不再局限於保險、汽車、醫療等企業,對於險資和上市公司來說都是重大利好。

  激發銀行服務民營企業的內在積極性,要在政策上有所傾斜。《意見》首次提出把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服務質量和規模作為中小商業銀行發行股票的重要考量因素,將提升中小銀行服務民營企業的積極性,發揮有效的正向激勵作用。同時提出引導和支持商業銀行加快處置不良資產,盤活信貸存量,持續拓展了銀行信貸資源向民營企業傾斜的操作空間。

  政策出台既要抓落實,也要防走偏。馮俊蓮說,有一些民企融資項目,要反復填報各種材料,為了爭取貸款優惠條件,企業要花許多精力和時間去找各種部門對接、開証明,耗費大量時間、精力,這說明在支持民營企業融資的各個環節還有很多細致工作要做。

  董希淼認為,更好地服務民營企業,“既要解決‘不敢貸’‘不願貸’等問題,也要避免‘硬給貸’‘非要貸’等現象,防止本來應該流入民營和小微企業的貸款變相進入其他領域。”


  《 人民日報 》( 2019年03月18日 18 版)
(責編:陳晨、韓慶)
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 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