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內10家機構資質被注銷 企業征信格局重塑

2018年09月12日16:11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多機構被注銷資質 企業征信格局重塑

  經歷前期的機構數量擴張之后,企業征信市場正迎來洗牌期。9月6日,3家企業征信機構再被央行注銷業務經營備案,至此,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年內已有10家機構被注銷企業征信資質。在市場看來,企業征信進入門檻較低,導致機構蜂擁而至涌入,引發不少市場亂象。目前,企業征信行業正迎來洗牌階段,內資機構面臨優勝劣汰的境遇,外資機構也將加速涌入。

  年內10家機構資質被注銷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近期,多家企業征信機構被注銷資質。9月6日,央行北京營業管理部消息稱, 獨角獸信用有限公司、厚普征信有限公司和網信征信有限公司3家公司,因業務調整主動申請注銷企業征信業務經營備案,營業管理部決定注銷上述3家公司的企業征信業務經營備案。

  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查詢工商信息發現,獨角獸信用有限公司的股東為中創國投(北京)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記者撥打該公司官網電話,未有人接聽。該公司網站顯示,中創國投(北京)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業務包括:風險投資、商業保理、企業資本運作綜合方案、田園綜合體開發、金融及法律服務、管理研究等。網信征信有限公司的大股東為網信集團有限公司。另一家厚普征信有限公司的3家股東為天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0%)、華夏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0%)以及北京浩天維博投資基金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持股20%)。記者詢問厚普征信股東方申請退出的原因,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網信征信相關負責人回復稱,基於目前征信行業的整體情況,及公司自身的發展需要,進行了業務調整。

  事實上,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多家企業征信機構備案被注銷。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6年有4家企業征信機構備案被注銷,2017年為1家,2018年以來已有10家企業征信機構備案被注銷。據悉,央行各分支機構開展的企業征信機構備案工作開始於2014年,目前存續的備案企業征信機構共有100多家。從注銷原因來看,2016年、2017年多為“連續6個月以上未實質開展征信相關業務”,2018年多為“業務申請主動提整”。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備案了並不能說明機構沒有問題,或者后續不會出問題。

  門檻低致市場魚龍混雜

  在分析人士看來,企業征信進入門檻較低,導致機構蜂擁而至涌入,引發不少市場亂象。

  據了解,在2013年實施《征信業管理條例》后,我國征信業步入法律建設的快車道。然而,個人征信牌照比起企業征信牌照門檻更高,這讓很多機構轉而布局企業征信,持牌機構呈現井噴。據悉,央行各分支機構開展的企業征信機構備案工作開始於2014年,目前存續的備案企業征信機構共有100多家。

  針對這一現象,央行營業管理部征信管理處相關人士曾發文分析指出,社會各界對成立征信機構的熱情很高,其中不乏很多非專業機構盲目跟風。目前參與我國企業征信的企業數量較多,但個體較小,競爭力較差。

  舉例來看,2016年12月,央行注銷望洲征信服務有限公司以及華夏信融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兩家企業征信備案資格,該事件引發市場關注。早在2016年7月,央行營管部在官網發布的《關於要求望洲征信服務有限公司報告經營情況說明的通知》指出,望洲征信失聯,且已無法查詢到工商登記注冊信息。望洲征信官網顯示,望洲征信服務有限公司是望洲金控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旗下全資子公司,於2015年11月18日正式取得由央行營業管理部頒發的企業征信業務經營備案証。望洲征信拿到企業征信牌照不過半年,望洲集團就“爆雷”了。

  一家企業征信機構人士還表示,企業征信資質本身門檻不高,都是實行備案制,很容易獲得,好多企業夸大宣傳,把企業征信和個人征信混為一談。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何廣峰表示,一開始機構都一窩蜂去做企業征信,去申請牌照,導致市場上一下子存在了很多的征信機構,但當大家注冊好了之后,卻發現整個市場並沒有大家所想象的那麼好做,很多機構由於缺乏相應的場景,包括缺乏相應的獲取數據的一些來源,所以根本沒法去跟那些大的且有場景的企業去競爭,優勝劣汰,不行的就隻能退出了。

  業務布局存四大難點

  事實上,目前,企業征信機構的業務難點布局不少。在分析人士看來,數據來源渠道窄、數據標准不統一、數據孤島以及商業模式等都阻礙了企業征信市場的發展。

  從數據來源看,目前企業征信數據多數來自於央行企業征信報告、工商基本信息、納稅信息、處罰信息。何廣峰表示,企業征信的數據來源比個人征信還更復雜,個人數據由於隱私保護不力的原因,導致個人信息在網上很泛濫,所以個人征信機構可以很容易從網絡上抓取到個人相關的信息,但是相比較而言,企業的信息安全化程度更高,企業信息泄露的可能性更小,所以獲取多維度的企業數據難度較大。

  此外,企業征信市場還沒有一套像美國征信巨頭鄧白氏一樣,可以被廣為接受的標准體系,目前國內還處於各自為戰的局面。

  數據孤島的問題在企業征信市場也存在。何廣峰指出,銀行或者從事供應鏈金融放貸的企業,其數據也幾乎不可能對外開放,信息共享難以實現。

  在商業模式上,何廣峰認為,企業征信市場一下子涌進了大量的企業征信機構,加上過去幾年資本的追捧,所以導致整體征信行業都比較浮躁,都想掙快錢,而不是踏踏實實地去思考如何做好這些基礎設施,如何打好根基,從而更好地服務於社會的發展,需要重新考量。

  行業正洗牌重塑

  在國內企業征信機構備案被注銷案例不斷涌現的同時,外資企業征信機構進入國內市場的步伐加快。近期,央行發布《關於對益博睿征信(北京)有限公司企業征信機構備案的公示》公告,益博睿有望成為第二家獲得企業征信備案的外資機構。在分析人士看來,企業征信行業正迎來洗牌階段,把國內不合規的剔除出去,引入優秀的境外機構,是監管層的明智之舉。

  在何廣峰看來,過去很多申請征信牌照的公司很多都是從事互聯網金融業務的公司,最近這兩年,互金行業面臨著很強的監管,很多企業把大量的精力放在應付互聯網金融業務,比如支付理財等業務監管的合規上,所以根本沒有精力再去做企業征信業務,導致征信業務自然而然就被很多公司戰略性放棄了。

  此外,企業征信的炒作意義降低。過去很多企業做征信往往是為了博概念,是為了獲得更高的估值,拿到更多的融資。何廣峰指出,這兩年市場流動性很緊,股權融資市場也一片暗淡,已經沒有投資機構願意去給征信市場做更大量的投資了,這無形之中給浮躁的征信市場潑了一盤冷水。

  “隨著金融業不斷對外開放,未來中國征信市場也將引入更多的國外征信巨頭,或直接進入,或戰略投資國內公司。這些國外大機構征信經驗豐富、數據分析能力強,對提升我國征信業的整體水平大有幫助,將大大提升我國征信體系的完備和實用性。”對於企業征信市場未來發展格局,何廣峰認為,未來企業征信市場將形成以政府構建的企業征信基礎設施為平台,衍生出若干商業化能力強的巨頭,並通過引入外資征信機構,形成更為完善的競爭格局,不斷提升征信業整體水平。

(責編:嚴遠、韓慶)
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掃描關注上海頻道微信 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掃描關注品牌上海微信